46s9n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三十不惑 ptt-番外一:沈婉看書-ru96k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三十不惑
第一次看见狄风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个挺干净的男生,还带着点忧郁的气质。
爸爸跟我说,他父亲缠上了不好的官司,郁郁而终,他现在很需要人照顾。
作为世交,我们沈家理应承担起这个责任,帮助他走出阴霾,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说实话,当我从爸爸那里,得知了狄家悲惨的遭遇,我真恨不得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他,不要对生活灰心,每一道人生的坎,终究都是会过去的。
爸爸总是教导我们,医者父母心,作为医护工作者,要有一颗博爱的心,对待所有病患,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们一样。
那时候,我把狄风当成一个可怜的病人。
他真的太虚弱,太颓废。如果没有人引导,很可能会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我那时很忙,从医大毕业,一心只想在工作上一展身手,可没功夫去谈什么恋爱。
更何况,我一直欣赏的,是那些不懈追求的职场精英,就像我爸爸这样的。
小的时候,我十分爱慕我表哥杨元生,他的优秀总是写在脸上,总是很张扬,但唯有那份张扬,才配得上他那张精致的脸。
他在学校的成绩,总是遥遥领先,后来又以十分优越的条件,考去了米国,攻读医学博士学位。
我一直以他为模板,一心只想找到一个,像他那样优秀的男生,做为未来的丈夫。
但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情感的路线,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然后变得面目全非。
起先,是因为对狄风的同情,我们的交往逐渐加深,渐渐的有了肌肤之亲。
我不得不承认,人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时不时与他的肌肤之亲,居然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不断的吸引着我,向他靠近。
同时我的心态也开始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我发现,我喜欢被人依赖。
我不得不承认,狄风对我的依赖,让我感受到了自身存在的价值,这种价值,比成功实施了成百上千台手术的成就感还要强烈。
我像是着了迷一样,沉浸在这种被需要的氛围中,不想再走出来。
同样,我也能明显的感受到,狄风也跟我一样,有着相同的感觉。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在不断的交往中,加深着这种氛围,到最后,我赫然发现,自己就像是温水里泡久了的青蛙一样,再也没有能力逃出这种氛围的怪圈。
我心安理得的呆在这种氛围中,它能给我一种十分强烈的安全感,让我知道,我被需要,时时刻刻十分热烈的被人需要。
我不能失去这种关系,哪怕要用爱情来换。
当时,我真觉得是不是自己魔症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直到有一天,狄风终于从身后,变出一大束玫瑰,单膝跪地向我求婚。
我内心波澜起伏,甜蜜的风暴几乎就要将我淹没。
我知道,那是一种强烈的被需求的感觉,在他的行为中,得到了强烈的放大。
我几乎都没有考虑,就爽快的答应了。
如果不能嫁给爱情,那就嫁给习惯,嫁给舒适,嫁给安全感,嫁给被需要。
当时,我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也的确这么做了。
我本来以为,我父母会对这种关系提出强烈的反对意见,但当我向妈妈吐露真心之后,她却十分赞同我的选择。
还说,世事难两全,谁又能真的嫁给爱情?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嫁了出去,也真的感受到了这种婚姻的幸福。我与他虽然没有彼此那种强烈的吸引力,但却有安静平和,甜甜密密的小日子。
我对此并不反感。
我本来以为,我的人生就算不是完美的,也至少可以打个优秀。
直到有一天,我父亲装作不经意间,把我叫到他的书房。
在父亲的书房里,他让我去向自己的丈夫要一本他家的祖传藏书,这部藏书里,讲述的一定是高深莫测的医术。
我十分好奇,为什么身为岳父的父亲,不自己去跟他的女婿讲,而要让女儿去讨这样一件东西。
出于对父亲的信任,我爽快的答应了父亲的要求,觉得这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岳父大人是个医痴,想要多读几本古典医书,女婿家里又刚好有,多么正常的事?
而我却并不知道,从那天开始,我就掉进了一个精心编织的罗网。
这张罗网如此精致,如此细密,里面的诱饵虽然不温不火,但胜在能填饱肚子。
这个编织罗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最敬爱,最相信,最为依赖的人,我的父亲沈如海。
一开始,我只以为,这本书可有可无,并不是那么重要,直到我父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打听这本书的下落。我才明白,这本书在我父亲的眼里,是何等重要。它的重要程度,也许比起我这个亲生女儿,也不遑多让。
其先是我父亲,后来是我母亲,总是在我耳边旁敲侧击,让我在狄风那里吹吹枕头风,兴许就能拿到那本医书。
直到这个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这只不过是父亲这个医痴,对于古典医书的那种执着的追求。
我在他们心里,还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在此之前,我做了他们二十多年的掌上明珠,我要什么,他们就想方设法给我什么。
那时候我想,就算是对他们的一种回报,我也必须想尽办法,从狄风那里,弄到这本医书。
父亲他告诉了我一个名字,说那本医书叫作血劫经,但却禁止我将这个名字向狄风透露。
我天真的以为,这本医书一定是一本绝版珍本,所以我父亲才爱之如命,连自己女婿都要提防。
直到有一天,我下了早班,无意间在父亲的书房外,听到了父亲与母亲的对话,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我与狄风的这种看似顺其自然的结合,也早就是他们安排好了的。
以他们对我的了解,一定早就知道,我与狄风年纪相仿,而狄风外形和谈吐也都属上乘,又都是谈婚论嫁的年纪。
日久生情,我们最终一定会走到这一步。我甚至还有另外一种想法,也许就算我没有答应狄风的求婚,我父母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最终走到一起吧。
毕竟,他需要狄家的东西,并且这件东西十分珍贵,他们的女婿还并不知情。
这是多么讽刺的现实啊。
当我得知这些真相之后,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立刻就死在他们面前。
我怒气冲冲的闯了了书包,冷眼瞪着那两个从小到大把我捧在手心里的人。那两个我最最敬爱,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背叛他们的人。
我的出现,让我父母大吃一惊,不过很快,我父亲就板起了脸,我母亲也回复了神色,他们好像觉得,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我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知道了就知道了,我是他们女儿,他们把我养这么大,就是要我听话的。
我愤怒极了,揭斯底里的大叫着:“爸,妈,你们还有没有把我当成你们女儿看待?”
我母亲听了我的话,很生气,她的怒气是乎比我的怒气还要大,她大叫着,用手指着我说道:“沈婉,你是怎么跟你妈说话的?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来质问我的吗?如果我不把你当女儿,你能有这样的锦衣玉食,能接受这样良好的教育?能顺利的长大成人?”
我震惊了,我从来也不骨想过这些问题,这不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吗?
但到了我母亲的嘴里,这些全都是她付出的成本。她是乎把我当成了一种投资,一种长线投资,过往一切对我的好,都是为了今天要让我能够给他带来更大的收益。而不是爱我这个人。
兴许,我一直都是一件商品,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人。
那天我哭得死去活来,我活了二十几年,终于才算活明白。原来我认为的那些爱,都不是爱,而是一种交易。
我父亲冷眼看着我,责令我不要再闹了。然后,我再次提起了那本书。
他说,他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我现在成了狄风的妻子,狄家所有的一切,将来都是我的,包括那本医书。
他说他只是借来看看,看完之后,会留给我和狄风的孩子,所以归根结底,也只不过是在为我考量。
如果没有我母亲先前的那种强势的回答,兴许我真的会相信我父亲的话。
当我知道,那不过是缓兵之计,他们为了要得到那件东西,甘愿让自己女儿出场色相,以身相许,还有什么其它事情做不出来?
因此,我不报抱有任何幻想。同时,我的心态也跟着发生了本质的改变。
从那以后,我再难直接面对狄风,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小偷,原来自己对他的一切怜悯和疼惜,也都化为了愧疚和厌恶。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如此矛盾的想法,但那切切实实的,让我产生了逆反心理。
我开始刻意的回避他,不再与他亲热,从身体和心灵上,都想要远离他。我甚至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恨他,恨他为什么会有那件东西,如果他没有那本书,也许我父亲连正眼也不会瞧他一眼吧。
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在那一刻全都坍塌了,从来,我父亲在我眼中,是一个正直,善良,博爱的父亲,他以身作则,时时处处都在用自己的言行教育我们,把人世间一切正确的东西,展现在我们面前。
但那天开始,我却越来越发现,我父亲的多面性格和他阴暗的内心。
我痛苦极了,不知道要向谁诉说,而我远离狄风,找回自我的救赎之路,也根本就没有生长的土壤。
因为我父母不可能答应我跟狄风离婚,除非我得到狄家的那本什么血劫经。
他们的女儿,还不如一本医书珍贵,我心灰意冷,强颜欢笑,整天戴着面具,周旋丈夫和父母之间。
我从来也没有感觉到这么疲累,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让我彻夜难眠,不得不寻找其它的慰藉,来平衡我的内心。
不然,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疯掉。
我和狄风已经有了儿子,这也许也是我父亲计划的一部分,不然,他们不会等到我怀胎十月,生下了与狄家的孩子之后,才向我发难,让我一再追问狄家那些藏书的下落。
我父母好狠的心。
我整夜流连夜场,跟着我的闺蜜叶美娜,喝酒到深夜。
这时候,我竟惊奇的发现,我表哥回来了,那个我自小景仰的人生目标,再次出现在了我眼前。
他现在的身份,是我闺蜜的姐姐的男朋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忆起自己失败的婚姻,我真后悔,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同情心泛滥,接受狄风的未婚。
那夜我喝得伶仃大醉,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却惊慌的差点晕过去。
我发现自己与表哥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扪心自问,我从来也没有过这种想法,虽然我自小对他十分景仰,但身为医生,我怎么能不知道,近亲是不能结婚的。
我们这种行为,也是有碍伦常的,不道德的。
但事情已经发生,何况,据杨元生的描述,是醉酒后的我主动的,他本来要推辞,却惑于我的美貌,没办法拒绝。
如果说看清了父母嘴脸的那一天,我崩塌了世界观,那么这一晚,我的人生彻底脱离了原来的轨道,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
我深陷于那种强烈的负罪感中,不能自拔。同时又面对着某种沉沦与放纵后的无所顾忌。
我相信,几乎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吧,毕竟放空自己的大脑,从此后为身体而活,是多么的容易。
放纵很容易,放纵也能够快速的得到快乐!
我不再是过去的沈婉,不再是白莲花,不再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雪公主。
与其在夹缝里活着,我倒情愿不管不顾,彻底的放纵自己,跟我表哥在一起。
我不在乎名份,更不在乎他将来会娶我闺蜜的姐姐。
因此,当我母亲再次向我催要狄家藏书的时候,我学会了计条件。
我的条件就是,我要和我表哥在一起,谁也管不着我。
我还要佳和医院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然后我才愿意继续维持着这种貌合神离的关系。
我实在太痛苦了,我哭喊着向我母亲叫嚣,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儿狼狈成这样子。
极品器炼师
后来他们向我妥协,默认了我与表哥之间的关系,我这才答应他们,一定帮他们把狄风手里的那本书拿到手。
其后的日子已经不在度日如年。
我找到了放纵的快乐,也打到了作个卑鄙的人的好处。
卑鄙的人,不用守着那么些教条,可以随心所欲的活着,活的比以外任何时候都要轻松。
尽管有时候,午夜梦回,我也会突然产生某种不可抑止的愧疚,但我知道,那些也不过是我父亲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从前强加在我身上的那些教条在作祟。
于是我逐渐摒弃了那些叫作真善美的东西,而把实用主义,上升为我人生的指导思想。
我发现,我比从前更快乐了。
我肆无忌惮的活着,不再考虑我丈夫是谁,也仅仅把我和他的孩子当成是一件心爱的玩具。
这个玩具是我创作出来的,我得把他据为己有。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那天,当我在医院的年终大会之后,得知了狄家的那件东西的线索时。我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那种感觉实在太奇妙了,尽管之前,我已经努力的释放着自己,但当那个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之前的我,一直是紧绷的。直到那时候,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我父亲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欣喜若狂,背地里对我大加赞赏。
我早已不把他对我的态度放在眼里,现在的我,是个完完全全的实用主义者。
我要的仅仅是那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不需要什么父母之爱,儿女之爱。
我要的是肉体上的欢娱,要的是精神上的放松,要的是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而那一刻,正是我提条件的时候,早饭时间,我在厨房里,与我父母对峙,我要他们当面许下那些东西。否则,我将不会配合他们,去完成那个卑鄙的计划。
我父母笑着答应了我的请求。
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愤怒。
开心是因为,我的实用主义,终于收获了丰富的奖赏。而愤怒,是因为,他们果真把那本书看得比我还重要,不仅比我重要,甚至比他们一生所追求的事业还要重要。
半个医院的股份,就这样被他们轻易的许诺给了我。
这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那本血劫经的无穷魅力。突然后悔我提的要求是不是太轻了。
但事态的发展,真的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本来以为,一切都会顺利成章的实现。只要我足够卑鄙,就能够天下无知。
我父母不正是这么做的吗?他们也一定会最终拿到那本经书。
傻乎乎的我的丈夫狄风,他完全被蒙在鼓里,又怎么会知道,平静的表相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可我小看了他,我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与表哥的事情,但显然,那已经是即成的事实。
我失败了,我从来也没有发现,我丈夫是个如此优秀的人,他缜密的心思和沉着冷静的态度,都大大的超出了我们对他的估计。
连我父亲,都栽在他手里,被他耍得团团转。
尽管我知道,他一定得到了那本医书,但他就是不肯拿出来。
我迫切的想要结束这种混乱的生活,开始一段平静的日子。但现实却狠狠的给了我一个巴掌,让我越陷越深。
我还得继续生活在夹缝中,并且现在这个夹缝越来越小。
过云藏在暗处的那些东西,在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公公发来的那封邮件的催化之下,迅速的转到了明面上来。
生活在这样尖锐的对峙氛围之中,我简直生不如死。
可我别无选择,过去的我,选择了最容易的路,现在我突然发现,人生最容易走的路,是下坡路。当你一路下行的时候,再想要返身爬回去,却发现自己早就已经没有了登高的能力。
就这样,我在随波逐流中一再失去,先是失云了我表哥杨元生。我发现,原来我闺蜜叶美娜也爱着他,并且我的那一夜失身,也是在叶美娜的默许之下发生的。
这一发现,再次让我怒火中烧,简直出离愤怒。
我知道,那一刻,我失去了我心目中的榜样,同时也失去了情人,如果我再敢愤怒,我只会再失去最好的闺蜜。
我硬生生的吞下了这口恶气,吞下云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吞下恶气也并不难。
我彻底失云了原则,一而再,再而三。
那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至少我还有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还有我儿子。
大不了我陪着儿子,见证着他的成长,作一个单亲妈妈。
但这最后的一点念想,也终于被我丈夫粉碎了。
我知道,他没有错,但我难道就有错吗?我同样也是受害者,但现在我却一无所有。
狄风终于走了,但我父亲却不甘心失败,我彻底失去了生活的能力,工作的能力,整天躲在家里,浑浑噩噩。
甚至有时候,我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我是不是还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我父母才没有把我从沈家的大别墅里给扔出去。
自从产生了这种不好的联想开始,我就如坐针毡,总觉得是乎有人想要害我。
我在夜里无许次梦见我可爱的孩子的笑脸,有时候,突然就想要抱着他,听他叫我妈妈。
在无尽的空虚与恐惧中,我渐渐迷失了自我。居然开始天真的谋划,想要再次和狄风复婚。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有时候,又觉得是不是我自己觉得,对沈家来说,我已经沦为了垃圾,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我必须做点什么。而复婚正好契合了这种想法,所以我才毫不犹豫的提出了要和狄风复婚。
可我终究是个可笑的人,那个可怜的狄风,又怎么可能,再次投入我们沈家这个魔窟呢?
哈哈哈哈……
在一个雷电晦明的晚上,当我站在窗前,突然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嗡得一声,灵魂从此陷入一片混沌。

zq9fj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三十不惑 線上看-517,先驅者狄天凌閲讀-vreuc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三十不惑
这个人就是我爷爷狄天凌。
他怀揣着家族的希望,前往法兰西留学数载,就是为了利用现代科学知识,解释发生了五经世家身上的种种不可思异的现象。
只可惜,他翻遍中外典籍,也没能从中找到,和五玉相同的东西,只在道家零星的典籍中,发现了五玉与道家的少许相通之处,而这些相通之处,也都不具有代表性。反而更能从另一面印证,很有可能是五经世家的前辈们,企图利用道家的经典理论,来解释五经世家的异能。
最终,他不得不带着满腹狐疑,再次回到了故国,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屠龙镇。
就在他一筹莫展,不知道从何处下手,来解释五玉存在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位倾慕于他的美丽少女。
这个少女,就是列家的第二代子侄辈,名叫列冰燃。
从列冰燃的嘴里,他听到了令他感到无比震惊的发现。
原来,一个神秘的发现,列家人早已隐藏了千年,为了不被日渐强大的狄家窥破天机,列家人主动退出了屠龙镇,转而远走他乡,到了卧龙岭北面的山阳县安家落户。
超级搜美仪 将秋
令列家人始料莫及的是,他们日防夜防,却没能防住自己人。
列家的第二代中,唯一的真血凤凰之身,居然悄悄爱上了狄家人。
而这个真血凤凰身,不仅爱上了狄家人,还将列家所有的秘密,全都向这个狄家人合盘托出。
只因为,这个狄家的也真心的爱着他。
狄天凌牺牲色相,成全了自己的好奇心,他利用自己渊博的常识和风流倜傥的外形,把列冰燃这个小迷妹迷得死死的。
从而让她心甘情愿的把列家的一切发现,毫无保留的全都提供给了狄天凌。
君 海棠
狄天凌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这些发现,从中抽丝剥茧,一步步发现了其中暗藏着的惊天的秘密。
也通过地质专业的学识,发现了另外几个和黄金部落相同的野人部落,同时发现了其它罗天塔中所收藏的每一块玉石。
为了取得野人们的信任,他费尽心机,不惜重金聘请国外的语言学家,一点点破译了野人们十万年来行成的独特的语言。
这时的野人们的语言,已经同阿尔法星人们的语言有了很大区别,十万年足以改变许多东西。
所以狄天凌为了彻底的弄清这十万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必须全身心的投入。
于是,他宣布了自己的死亡,独自一人离开了屠龙镇狄家,前往神农山野人部落。
经过十数年的潜心研究,和对比了大量的实例之后,他终于破解了野人们的语言,编撰了一本华阿词典,用以翻译野人们的语言。
掌握了语言大关之后,狄天凌迅速的打入了野人们的种群之中,也很快就弄清楚了,太阳部落的那个古城的由来。
迷離 檔案
因为,野人们流行以史诗的形式记录过往的一切,在野人的诗歌中,狄天凌看到了自己祖先的影子。
狄列杜沐杨,盗我五色璜。从此神道破,我辈寿难长……
狄天凌终于明白了,五经世家的由来,也明白了五经的由来和千年争斗不休的原因。
他给每个部落都取了名字,又利用自己体内的血劫经,与列冰燃达成一致。将血劫经换得了一块列家的涅槃经。
列家早在唐代就发现了黄金部落,也发现了黄金部落的罗天塔中,存在着另一块涅槃经。
但列家的祖先们,却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世界上会存在两块涅槃经,又因为相同的功法,只会更加快速的迎来涅槃经的反噬,所以他们也不敢贸然将第二块涅槃经收入丹田。更不敢让第二个列家人来,继承第二颗玉石。
天上掉下个俏萌妖 水伊烨珏
因为他们知道,一山不容二虎,一旦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列家领路人,那不仅不是福,反而会招致无穷无尽的祸患。
都市绝品医仙
因此,列家人保守了这个秘密一千多年。
只到狄天凌和列冰燃的出现,才打破了这种僵局。
列冰燃虽然很好奇,狄天凌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策,但血劫经对于她来说,比和她体内那块涅槃经相同的玉石,不知道要好上几万倍。
也正因如此,他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狄天凌的请求,将涅槃经与血劫经兑换。
狄天凌得到了涅槃经,就等于得到了五经。因为,他已经悄悄的发现了另外四处野人部落,从四座罗天塔中,得到了另外四块玉石。
但聚齐五玉,成就不灭金身的时刻,他原本可以横行天下,唯我独尊,可他偏偏却惦记着那个神秘的飞船。
胭脂色 忧然
对于未知的渴求,让他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不过在此之前,他却思考再三,决定为狄家留下火种之后,再去进行一次冒险的尝试。
于是,他利用高深莫测,远胜于列冰燃的修为,与列冰燃决裂,从列冰燃的体内,逼出了血劫经,把他重新交给了自己儿子狄向山,嘱咐他好好保管,算是为狄氏一门,留下了火种。
沉醉何欢凉
也正是由于他的这处伏笔,才终于在最后,让我得到了血劫经,重新走上了他曾经走过的路。
那时候,列家大少列沐阳,闯入狄家,杀害了狄天凌的小儿子,狄向天的未婚妻高氏女。
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但为弥补自己给列家人造成的损失,也为了弥补列冰燃所受到的感情伤害,最终在列冰燃的苦苦哀求之下,狄天凌饶过了列沐阳,还教给他野人国的语言,让他成为了太阳部落的大祭司。
没有了后顾之忧之后,狄天凌遂决定放手一搏。他来到了中央天坑的底部,将自己体内那个罗盘上的五块玉石,与立柱上的玉石方位重合。
须臾之间,他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从自己的身体中被抽离。从而供给整个地下飞船的船体。
他大惊失色,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最终以肉身陨灭为代价,才终于挣脱了那方立柱的束缚,元神带着五块玉石,仓皇而走。
他痛心疾首,带着五块玉石,逃到了太阳部落的金字塔内,只因为,他早就发现,那尊收藏着神的尸体的神秘的水晶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保存元神的容器。
他本以为,躲在其中,慢慢修养,等待有朝一日,也许还能够找到一个适合的宿主进行夺舍。
惊魂幽灵岛 李绪廷
直到失败了很多次之后,他才赫然发现,五经世家根本就不是修仙派体系,五经世家的人们,元神非常脆弱,根本没有能力夺舍别人的身体。
于是,他便留下遗言,运用最后的元神,封存了最有价值的信息,等待着有缘人再次打开水晶棺,触发这些封印,从而躲过自己曾经失败的陷阱,解开五经世家的真相。

af31c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三十不惑-516,真血鳳凰身讀書-al75b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三十不惑
阿尔法星人虽然死了,但他们的基因,得以生生世世保留在了地球上。
他们世世代代,又与不同种群的智人们相互婚姻,最终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特种,他们和人类的外形几乎没什么两样,但他们的筋骨,比人类强壮,迅速比人类更快,耐力比人类更强。
只是,他们世世代代,都信仰着同一尊神,这尊神告诉他们,他们必须守护在这片土地上,哪儿都不能去。
因为在这颗星球上,到处都充满了危险,只有呆在祖先们存在过的地方,才能够保住血脉,等待重逢宇宙的时机。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一代又一代过去了,却仍然没有等来,那个传说中的遥远的天国来的家人。
他们世代流传的那个故事,听起来越来越像个神话。
家有仙铺
但固执的神的子民们,仿佛在基因里就刻下了遵守古训的教条,所以不管他们面临怎样的处境,都亦然决然的坚守在这片土地上。
他们的寿命极长,每个个体的寿命,都是智日的好几倍,因此他们的一生,得以有大量的时间,延续子嗣。
夜幕下的旅店 嗜血独狼
种群一天天发展,他们所占领的地盘也越来越大。
终于有一天,他们再次面临了与全新的智人的相遇。
这个时候,大约已经过去了九万八千年。时间已经来到了东晋年间。
有五个遥远地方的猎户,为了躲避战乱,结伴闯进了神的国度,他们惊讶的发现,在如此隐蔽的深山老林中,有着这样一支神秘的野人部落。其内的人们,与外面世界的人大不相同。
而神的子民们,也同时发现了他们。为了延续种群的多样性,神的子民们世世代代,都在不断的同化的不小心闯入他们国度的人类的基因,办法便是让他们的女人与新来的外部世界的男人们繁衍生息,而让他们的男人,娶外部世界闯进来的女人们为妻。
不管他们答不答应,这都将会成为事实。
五名猎户最后都心不甘情不愿的,成为了野人部落的女婿。在野人部落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小野人。
修仙囧事 古意
五名猎户的姓氏,分别是狄,列,杜,沐,杨。
由于他们来自外部世界,而外部世界已然经过将近十万年的进行,诞生了文明。
这些野人们,便在五位猎户的指导下,建立起了野人国的第一个城邦, 太 阳城。
他们在这里愉快的生活,模仿着外部文明世界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五名猎户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天坑,在那个天坑里,有一方立柱,立柱上,有五颗璀璨的宝石。
将近十万年的风霜雨雪,地震洪水,早已将整艘飞船掩埋在了地下,只有神的子民们,知道通往地下飞船的通道。
而他们,必须怀着虔诚的心,在吟诵了那段布道文之后,才能进入地下飞船之中,接受神的祝福。
五个猎人动心了,他们发现,野人们的许多奇迹,都是依靠飞船的能量,得以完成的。比如 ,野人们从来就不会生病,一旦生病,就会前往地下飞船,接受神的祝福,而每次,神的祝福都能够在顷刻间,将野人们身体上的伤痛瞬间治愈。
这种超越自然的力量,使得他们惊得目瞪口呆。同时,他们的心中,也被埋下了无比执着的贪念。
他们要得到这种神秘的力量。
接合他们发现天坑的事情,他们很快分析得出,天坑里发射出的神光,也许就预示着,那些治愈野人们的宝物,就在那个天坑底部。
于是,他们编造谎言,谎称要下到天坑之中,整理神的遗迹。
他们的谎言最终得到了神的信任,便由得他们在天坑坑壁上的修造了那一条向下盘旋的楼梯。
五名猎户终于修好了通往中心天坑的楼梯,他们相约在同一天,再次来到了天坑底部。
而摆在他们面前的,那五颗璀璨夺目的宝石,简直让他们欣喜若狂,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数,他们五个人盗宝,偏偏刚好就有五颗宝石。
他们兴高彩烈的,使尽浑身手段,终于在最后,将五块玉石,从立柱上分开。
五人也分不得好坏,一人胡乱揣了一块玉石,便慌不择路,夺命而逃。
费尽千辛万苦,他们终于一同逃离了野人部落,回到了现实世界。
但他们先后都发生了一件极其古怪的事,那就是,他们各自盗来的那颗宝石,已经不知去向。
妃常狠毒
而在他们的丹田内,却赫然出现了一块相同的玉石的形态。
五家人顿时都惊得呆住了。很快的,他们发现,体内的那块玉石,其中是乎都蕴含着无比高深莫测的神技。
他们利用这些神技,很容易就能做出异人常人的成绩,成为人中翘楚。
于是,五家人都迅速的发达起来,争先恐后的成为了一方豪杰之士。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五块玉石是乎本来是一个整体 ,现在切割开来,成了五份,每一份中所蕴含的大道,都各有优点,也各有缺憾,而每一份缺憾的大道,都会很快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使得他们生不如死,并在痛苦的度过二三十年后,早早就在五十岁之前,一命呜呼。
那个时候,即使是正常人,也很少有能活到五十岁的人。
所以一开始,五家人对这件事的态度,都不是十分重视。痛苦可以忍耐,只要能给整个家族带来荣耀。
但很快的,几百年弹指一挥间,他们才发现,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而五经传承者的寿命,却永远也休想活过五十岁。
被世代的权势冲昏了头脑的五经人,吃饱之后,贪婪的欲望迅速水涨船高。
终于,有了第一个人,开始提出一种全新的假想,把各自体内的玉石取出,结合在一起,那种令人痛不欲生的反噬,是不是就会停止?
他们不知道,于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开始着手谋划,与其它姓氏通婚,企图了解他们家族的玉石,是否与自己的可以达成某种平衡。
经过数代人的探索之后,他们总结得出结论,把五块玉石一一命名,居然惊奇的发现,这五块玉石,天生就与华夏的五行生克学说完全一致。
他们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得到任何两块,都不能平衡体内的环境,只有一个人得到五块,才能得以安生。
可五大家族,谁又肯牺牲自己,保全他人?
自此开始,他们终于撕破面皮,开启了残酷的争夺战。
他们自杀残杀,尔虞我诈,为了得到一块玉石,无所不用其极。
羽茉苍穹 唐翼羽
一代又一代的英杰们,都死在了曾经的姻亲手中,成为了一个又一个冤魂。
复仇,结亲,拉拢,抵毁,五经世家从此变得肮脏不堪,个个都沦为了贪婪嗜杀之辈。
女 伯爵
相爱数百年,相杀数百年。恩怨纠葛,难于诉说。
但五玉本来各擅胜场,谁也没有比谁更加高明,所以尽管争斗了上千年,也没有任何一家,退出五经世家的版图。
只因为,他们之间相互制衡的关系天生就存在。
五家人谁都想得到五玉,谁都不想别人先得到五玉。
是以有人争夺,便有人维护,有人欺骗,便有人提醒。一部孙子兵法,简直都要让五经世家的人们演绎的淋漓尽致。也没有任何一家,灭掉其它家族。直到我的出现,才最终打破了平衡。
而这种平衡,也是在沐春风的一手策划和沐千寻的当机立断中,才得以形成。
在五经世家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遥远的神农山深处,阿尔法星人的儿子,野人国唯一的神,迎来了他死亡的丧钟。
他的死,昭示着神国的坍塌,预示着最后的黑暗,极有可能降临到阿尔法星人的基因之上,使得他们的基因,在地球上被直接抹去。
重生之千金有点毒 七商染百里
所以神在死亡的刹那,决定冒险启动飞船的自动航行功能。但五颗能量石已经被人类盗走,他也只能设定好程序。等待有一天,那些能量石可以回归他们本来的位置。
神死了,野人们仿佛天塌地陷,他们自发的将神的尸体,放入从地下飞船中发现的水晶棺中。然后拆毁了五名猎户教给他们的所有的人类文明建筑,把他们堆砌在一起,将神的尸体埋葬。
而凡是五个猎户的后代,都被愤怒的野人们无情的砌入了金字塔中,成了神的陪葬品。
病夫有责
他们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感受着强有力的辐射,最终死在了金字塔地宫内,成为了一具具人干。
后来,五位猎户的后人中,只有列姓人家,将他们的来历告诉了后人,让后人进入神农大山,去寻找野人们的踪迹。
早在唐代的时候,列家人就发现了野人的踪迹,并且掳走了一个女野人,嫁给了列家人。
继承了这个女野人基因的列家后人,便是列家人口中的真血凤凰之身。
直到民国初年,一位留学法兰西国的地质勘探专家,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位姓列的姑娘口中,得知了这个古城的存在。从而走进他们,发现了他们隐藏了将近十万年的秘密。

rm672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十不惑 線上看-513,破土相伴-jyfpu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将这个决定告诉沐老的时候,沐老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凭心而论,他当然也是希望能够目睹五经世家最后的辉煌。但我仿佛就是他手中的一件艺术品,可是说,是他一手缔造了今天的狄风,如果为了一睹五经世家最后的辉煌,而需要牺牲掉这件对他来说,无比珍贵的艺术品。
我相信,他会毫无犹豫的选择拒绝。
但沐老知道我的性情,所以他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沉重的点了点头,就默默的掏出了车钥匙。
我驾着车,带着一家四口人,踏上五经世家最后的征程。
从燕京出发,一路上,在华夏的大好山河中,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我真希望这条路漫漫又长远,永远也没有尽头。让我们就这样,在这条路上,朝着一个方向,一路幸福的走向人生的终点。
但我知道,再长的路也有尽头,经时六天,我们最终还是来到了神农山的深处。
当我们再次站在太阳部落的那座金字塔前的时候。金字塔的顶端早就已经不复存在,而一座金光灿灿的罗天塔的上半部,已经完整的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金字塔内的地宫的屋顶,也已经全数露了出来,那些可怖的野人们的祖先的尸体,一旦暴露在阳光之下,立刻就如同一个脆弱的气泡一般,在空气中化作飞灰,消失于无形。
重生西晉當太 瘋子16141
五经世家的相关人等,也都陆续到来了。
有些令我意想不到的人,竟也不请自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当我拥有十块玉石的时候,一切过往的那些仇恨,仿佛都只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已经难于引起我太大的兴趣。
列家的代表,来了列胜男,列小月,列艳雪。
杨家的代表,来了杨绍安,杨元生父子。
重生复仇:千金归来 暖夏南风
杜家的代表,来了杜诗音,叶美娜,杜炎午。
沐家的代表,来了沐春风,沐千寻,沐雪。
狄家的代表,我让人请来了二爷爷狄向天,还有狄家的第三代,我的弘儿。
此外,赵卫国作为军方押送杨家父子的代表,也来到了现场,还有杜家的那五位生命科学方面的专家。
这些人中,有人曾经十分急切的想要我死,有人曾经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我身上的某件东西。有人爱我,也有我爱的人。有人对我恩重如山却不求回报,有人与我仇深似海,而我却早已释怀。
当一切的一切都已过去,整座金字塔的最后一块砖石,被锦绣盟的那些弟兄们搬走之后,一座熠熠生辉的罗天塔,就呈现在了所有五经世家传承者们的面前。
这座塔,跟其它四座并没有什么两样,我终于发现了五座完整的罗天塔,也同时得到了十块完整的玉石。
我将涅槃经的白玉,交给列胜男。
我将厚生经的黄玉,交给杜诗音。
我将青囊经的青玉,交给杨元生。
我将善泽经的黑玉,交给沐千寻。
萌宝来袭男神大人溺宠妻 周柠九
我将血劫经的红玉,交给狄向天。
这时候,我催动真气,以千里传音入耳的法门,大声的叫喊道:“银龙。”
一声震动天地的怒吼声中,一条巨大的银龙,自几十里的湖水中一跃而起,迅速的向着太阳部落的废墟中飞来。
银龙身姿矫健的降落在了太阳部落的罗天塔前。
我抬手示意,那些拿到玉石的五经传承者们,爬上龙背,只留下了我二爷爷一人。
他们战战兢兢的爬上去,银龙怒吼一声,带领着这些,前往他们各自的罗天塔。
而二爷爷,也跟着进入了太阳部落的罗天塔中。
我依照太爷爷告诉我的方法,意念动处,已经来到了五大部落中间的那个天坑之中。
站在那里,我默默的等待着,等待半夜子时的到来。然后便以传音入耳的方式。告诉那些传承者们,可以将手中的玉石,嵌入他们各自罗天塔的立柱之上。
当我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大地一阵强烈的震颤,仿佛地底之下,被禁锢着一个上古的洪荒巨兽,他随时都有可能破土而出,冲天而起,在浩荡的群山之中,暴走狂奔。
武道修仙 岁三
快穿之女配花样作死秀
網遊之群英三國
我将身体内的那块罗盘上的五星图案,奋力与正央天坑里的那个立柱上的五星图案相互重合。
当两个图案完美契合的那一瞬间,大地震颤,星月暗淡。整个天地之间,忽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强大的威压。
这种威压足以令天地变色,令万灵匍匐。
大地剧烈的震动起来,地底的那头巨兽,是乎更加疯狂的在发泄着自己全身的力量。
夜空之下,巍峨的两将山就如沙堆泥塑的一般,顷刻间土崩瓦解,向两边坍塌开来。
五座罗天塔的顶端,和中间的天坑里,都同时迸发出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直指苍穹,穿透大气层,射向浩瀚无际的宇宙空间。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接着一阵的轰鸣声,自地底发出,那些尚存在五大区域的野人们,眼中都流露出了无比敬畏的神情,纷纷跪倒在地。
大地龟裂,缓缓的开始向上抬升。
那种生长的力量,无人可以抵挡。
而我体内的那个罗盘,也在这同一时间,光芒大盛,开始迅速的旋转起来。
从他的几部,源源不断的冲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像是在不断的哺育着地底的那个怪兽。
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了什么,想要挣脱那根立柱的束缚。
但显然,为时已晚,我的身体,犹如被一个力量巨大无比的磁场所吸附,无论我使出多么大的力量,在他的面前,都无济于事。
或者说,我是和这个巨大无比的磁场,共同拥有着我体内的那个罗盘的力量。所以,我根本无法摆脱他。
地底的那个超级大怪兽,正在以惊人的力量,破土而出,向着地面抬升。
而使得压在他上面的所有一切物质,都在同一时间,面临灭顶之灾。
千年古树被连根拔起,奇珍异草,被破坏一空。河道断流,山峦崩塌,蛇虫鼠蚁,豺狼虎豹惶惶惑惑,四散奔逃。
只有那些野人们,匍匐在大地上,眼中流露出信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