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239劫獄展示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是这个味道没错。”
小荷将从林曦那里得到的香料细闻之下还给了她。林曦接过香料,紧紧地握着袋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
相同的事情又再次发生了吗?
这个香料正是之前红招手中那一份。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雪寒香香似腊梅,却更具有一股清冷之气,燃之沾衣带,经久不散,乃城主府专用香料,也是顾寒之最喜欢的香。没想到这种香却还是那个采花贼身上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吗?苍澜所见的身材娇小的人是稻草人,所以在苍澜追击那采花贼后,采花贼却消失不见,而顾寒之却很快出现,而小荷被打昏前闻到了清冷的幽香,也是因为对方此前点过雪寒香。
林曦垂下眼眸,耳边传来王二郎一声声的呼唤。
“林仙长,怎么了回来之后一直心不在焉,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王二郎担忧的问道。
不好的事情,也算吧。林曦强行露出一个笑容,希望不要让王二郎看出破绽,让他担忧,但是与林曦相处了段时间的王二郎早就了解到林曦就是那种喜欢将一切背负到自己身上,然后给同伴一片净土之人。
“可你的表情完全不像是没有事的样子。”王二郎低眸呢喃道,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人和事不是应该的吗?
“没事的。”
温暖的手抚上王二郎的头:“我会履行和你哥哥的约定保护好你的。”
王二郎的神色有些失落,他微微张嘴,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就算是林曦也没有听清,不过这么大的孩子,又是刚刚接触修仙,会害怕也是正常的。林曦给了王二郎几块灵石,让他去准备一些东西。
“准备好这些东西后,你就直接出城吧。”
将钱交给王二郎的那一刻林曦如此说道。
“轰”的一声。
当顾寒之赶到之时,他的地牢此刻火光冲天,那漫天的大火之中,本和他约定好三日之约的林曦却带着苍澜从大火之中杀出。
“为什么!”
顾寒之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明明之前林曦已经和他约好,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会接受,如今却为何要做出劫狱的事来,难道她…顾寒之咬牙,寒气从他的脚下蔓延顿时冰封住还在冒火的地牢。
绝对不能放走他们!
顾寒之拔剑飞身阻止这一切,然而那庞然的妖兽,带着强烈有威压。仅仅只是一掌便打飞了他,顾寒之擦掉嘴角的血迹。
凶兽饕餮!
此时的小白露出他的原形,嘶吼之间释放出来的煞气,无人敢接近。
堂堂浩阳派弟子竟然在饲养这种凶兽!
重伤倒地的顾寒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曦救下苍澜,在他面前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夜色之中。“哇!”又是一口鲜血涌出。
他气愤的甩开掉手中的剑,强行站起。
“来人,封锁城门!”
“无论如何定要逃犯苍澜与其同党林曦抓回来。”
“如有反抗,就地正法!”
顾寒之以乌城城主之名,下令道,无论如何绝对不能放过这两人!
他刚下达完命令,也听到骚乱而赶来的顾雪之哭着跪在了他的面前。
“哥哥,不要这样,苍公子真的是无辜的,再给他一次机会好吗?”顾雪之甚至都给顾寒之嗑头了,只求对方放过苍澜一命,然而她头还没低下,便被顾寒之抬起下巴。
望着平时感情淡漠的哥哥眼中带着一丝癫狂与浓烈的恨意,她非常害怕的往后退,可是因为被死死的钳制住而动弹不得。
顾寒之冷笑着:“妹妹,你当真就这么傻?”
“那两个人互有情意,你没看出来吗?”
当然他也是傻的那个。
他松开手,背对顾雪之,不想看到她的狼狈:“将小姐带回去,不可让她出城主府!”
这一次顾寒之已经是下定决心要杀了林曦他们,绝不放过。无论顾雪之如何求情,也毫不心软。还在哭着求情的顾雪之被侍卫们拖回房门,眼前的大门被重重关上,侍卫们听到顾雪之那忧伤的哭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众人摇头,可怜的小姐,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竟然是采花贼。
可是为什么小姐就是看不透呢?
他们离开时还看听到顾雪之在不断拍打房门的声音,却只能唉叹一声的离开。
“哥哥…哥哥…”
顾雪之跪在地上,头倚靠在门上,不断的捶着门,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站在屋顶上还未离开城主府的苍澜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自然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就知道林曦不会扔下他不管,最终还是劫狱带他离开,这让苍澜很是感动,然而他也没想到顾雪之会对他用情那么深,即使违背哥哥的意思,也要替他求情。
这让苍澜生出些许愧疚感。
“苍澜,别看了,会被发现的。”
林曦在他身后淡淡说道。
还是直呼本名啊,沉浸在被林曦所救的欢喜之中的苍澜心中再心苦涩起来。
当你不顾一切从地牢中救了我之时,我还以为你原谅了我的荒唐。然而仅仅只是同门之谊吗?苍澜想问清楚林曦,此刻在林曦的心中是否还有他的一席之地,还是说林曦真的已经接受了白逸?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林曦已经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他也只能跟上前去。
乌城已经被封锁了整整五天,这五天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王二郎一直在城外来回踱步,心中焦虑,怎么还不出来?他们真的栽在里面了吗?然而焦急的不只是他们,还是城中来往的商人们。
“公子,若再不打开城门,怕是会生出大乱。”
红袖愁苦的劝谏到顾寒之,此时顾寒之一身酒味,胡子拉碴,一股颓废之气,完全没有了之前翩翩公子的模样。
“不能开,在抓到那两人之前绝对不能开!”
红招自然知道是哪两人,可是这么久没抓到,说不定那两人早就会了什么方法逃走了,天下之大,又该如何去抓呢?难不成这乌城一辈子不打开城门了吗?然而这是顾寒之的命令,只要是顾寒之的命令,她就会无条件的遵从。
现在也只能期望早日抓到那两人,可殊不知他们要抓到的人,此刻正躲在他们城主府。

lyblo超棒的玄幻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起點-224莫子槐的到來展示-m8w33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是不错。”对于林曦的演技,系统一向是认可的,他是一步步见证了林曦的成长的,曾经的林曦只是一个新手小白而已,可是如今就算面对如此高强度的表演,林曦自始至终都没有拉胯,比起以前三天两头摸鱼的行为,真是一种非常大的进步。但是…
“你为何要在最后关头说要让屠弑天将花君晓的尸身还回来,明明剧情之中不是这样的。你应该是求屠弑天再给你一些时间,在调查完路星远真正死因后才会心甘心愿的跟他回魔界。”系统说出正确的剧情,在原来的剧情中,并不存在林曦向屠弑天讨要花君晓尸身这个情节,林曦是老手了,一向都是照着剧本来的,不应该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林曦用手甩了一下头发,轻笑道:“安了,我只是在做一个测试。”
“测试?”系统不解。
“是的,我想看看原剧情之中是不是真的有花君晓尸身丢了这一段。”林曦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枸杞茶,许久未喝甚是想念。
“你是说…”
“不错,虽然说天道裂开是剧情有所脱节的原因,但我们谁也无法证明此事与花君晓丢了尸身有关,所以我才用这了种方法来做测试。”
如果原剧情之中花君晓的尸身本身就是丢了的话,而林曦改了台词的话应该天道会受到影响,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天道并没有受到影响,这就说明原剧情之中那尸身是没有丢的,所以在林曦改了台词以后,天道才没有裂缝变大的情况出现,因为其本身已经出现了BUG,为了应对这种BUG才会允许出错。
经过实验林曦已经得到了她想到的答案。
只是不知那团怨气要花君晓的尸体究竟是做什么?人死不能复生,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更何况花君晓已经连魂魄都已经不存在,就算有别的灵魂进入花君晓的身体之中,那也不是花君晓,只是有着花君晓的空壳而已,那顶多就是身负些些许运气的尸体而已。
“林曦,下次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好。”系统听到林曦的解释停顿了一下:“万一天道反噬,你会受伤的。”
随意在剧情之中篡改剧本的话,是会受到惩罚的。幸好这一次剧情本身出了问题,否则定是要反噬到林曦身上,虽然这种不影响结果的篡改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只要是林曦的事情,他总归是担心的,因为林曦是他唯一的宿主。
“没事的。”林曦丝毫不担心,就算天道反噬,对于她来的也不过是小伤而已,有何可担心的,那种伤瞬即就能好。
“但你总是照顾好你自己啊。”系统的语气透出几分担忧。
“知道了,我跟你说啊…”虽然嘴上说是知道了,但林曦明显还是没有当一回事,反而是兴高采烈的跟系统讲苍澜吃憋的事情,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看来她是真的很讨厌,苍澜这个大猪蹄子。
系统一直很耐心的听着林曦说的话,这是林曦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和他讲这么长的话,虽然只是一团数据,他仍然无比认真的聆听着。
屋外随着李倾城的消失,城中的法阵解开,那些失去了修为的正道修士正不知如何是好,而另人没想到这些百姓当中还有魔修,魔修们虽然也失去了修为,但对于他们来说,人的血肉正是他们的大补之物,更何况这里的人已经失去了修为,沦为了普通的百姓,他们可以随意的猎杀。
很快街道上首先出现了牺牲者,幸好苍澜他们还剩下些许力气,擒下了那些正准备杀人补修为的魔修,才阻止了城中血流之河,可是如今这城中苍澜他们的魔修,抓来的少说还是有几十位,而且如今这么多普通的修士又该如何处置呢?
塔罗末日姐妹档
“还是由我联系一下师门吧。”之前他们还考虑要不要回去,可是如今的情况来看,这里必须有人来看守,魔修害人,在他们失忆前就不知手上沾染了多少人命,就算现在没了修为,就这样放走,又会出现像刚才那样的事情。所以为了众生的平安,他们不能轻易放走魔修。
可魔修众多,不是普通修仙门派能够解决的。
所以冰七里还是决定联系一下师门,目前看来,也只有他们浩阳派可以管理这里这么多人了。
“现在也只能如此了。”白逸唉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他很想现在就出发寻找害死他父王母后的凶手,可是面对满城类似难民般曾经的修士,他又不能做到完全的的无视这些人只去做自己的事情,心中的道义让他不能不管他们。如果不是林曦的话,他也有可能成为这些人的其中之一,更别说报仇了。
因此,他们怕是又要留在白云城中几日了。
由于冰七里,苍澜,白逸三人皆是大门派弟子,修为又算不错,很快的镇压住了暴乱的百姓们。
现在李倾城,知府都已经不在,这里暂时就交于他们管理。虽然知道林曦肯定会同意他们的事,但是还是要和林曦去说一下,至于林曦在哪里,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有数。他回到了李府。如今李府已经没了主人,一到门口里,那些家仆全部朝他们跪下,希望苍澜能帮助他们。
原来这些人和其他百姓不太一样,他们皆是正统修仙门派的好苗子,被抓来这里后,不仅是抹去记忆,除去修为在这里当奴仆,更是被喂了一种控制的毒药,一断时间不服药,他们必死无疑。可是现在李倾城已死,谁也不知道药在哪里。
而现在苍澜他们是唯一可以救他们的人。
这整个李府上下有几十号人,他们也不可能全部带走送往药王谷。如今之计只能请药王谷的人出山,可是能请药王谷之人为他们这些已经废掉修为的人出谷的,只有林曦。
苍澜正准备将此事告知林曦,但却被白逸给拦住。
“曦儿此时最不想见的怕就是你了,还是让我去吧。”说话时白逸的脸色很不好,从一开始他们两人就是情敌,可是白逸所喜欢的人,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了苍澜。这一点上白逸自然是厌恶苍澜,但这是晓儿和曦儿的选择,他不能干预她们的选择,他只能默默的守护在她们的身后。
若是苍澜是真心对待林曦也就罢了,可是他却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林曦,这一点白逸绝对忍受不了。更何况林曦都已经对他心灰意冷了,苍澜还去撩拨林曦做什么?他真当林曦是他可以唤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吗?
白逸用着平静的话语压制着对苍澜的愤怒。
“你…”面对白逸的话,苍澜定是愤怒的,这是他和林曦的事,白逸一个外人凭什么管,可是细想下来的话,白逸又是没有错的,现在林曦最不想见的一个人就是他。
最终他放弃去见林曦,把这个机会给了白逸。
望着紧闭的门扉,白逸有些犹豫,这种时候应不应该打扰林曦呢?就在他走到门口之是时,举起的手又缓缓放下,他不忍心去吵到林曦,正当他转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却听见身后有响动。一回头林曦正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他。
林曦写了一封信,放进信鸽腿中的竹筒之中,将其放飞。
“这样便可以吧。”
林曦转身面对那些曾经在李家做奴仆的人。信她已经写给莫子槐了,药王谷离这里很近,想到达也只需两日的时间,虽然有些长,但对于这些已经被困在这里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人来说,却是短暂的。
“多谢林姑娘。”这些人向林曦跪下表示感谢。
没有林曦的话,他们可能会死在这处地方。这一跪是应该的,但林曦一下子受到如此大礼自然很不适应的,一翻推脱之下,她才劝得众人起身。
“白大哥,这将人就交给你来安顿了。”在劝得这些人起来后,林曦思来想去,所有人中也只有最为稳重的白逸能担得起这项重责,所以她将这件事交给白逸去做,她暂时不想见到这里的某人。
更何况,她现在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交给我吧,你好好休息。”白逸体贴的想扶林曦回去休息。
手还没有触碰到林曦,但被苍澜打断,苍澜怒视着白逸,两人之间带着硝烟的味道,林曦淡淡的瞥了一眼苍澜,随及扭头,现在表现出深情又有什么用呢。冰七里搂起林曦的手臂,轻笑了一声,眉眼之间带着对苍澜的嘲讽。
“在这里装给谁看呢?”她并没有指名道姓,只是语气之中带着不屑。
苍澜神色哀伤的望向林曦,可是林曦却平静的随着冰七里离开,头也不回。他微微开口想要挽回,然而他的声音怕是林曦已经听不进去了。
令林曦没有想到的是,从药王谷来的炼丹师居然就是莫子槐,比前几个月前所见到的莫子槐,已经开始接手药王谷谷主的莫子槐,现在的他更加的沉稳,当然修为也不可同日而语。曾经的他才也只是金丹期而已,而如今却是元婴。在他们年轻的一辈里已经是姣姣者。
比蒙兽神传 饮茶对弈
不仅如此过来的还有夏荷。
“林师妹,你怎么会如此憔悴。”夏荷拉着林曦手担忧道。
每次见林曦,她总是在受伤,上次在他们药王谷是眼睛受伤,而这一次却是非常亏空。
“经历了一场大战罢了。”林曦轻描淡写的说道。
“对了,来的怎么是你们,谷大师他老人家还好吧。”林曦即惊讶来的居然来的是莫子槐,也也关心着谷不知的身体。
夏荷笑着表示谷不知现在的身体很好,她望着正在外面诊治忙碌的莫子槐,说出他们这次来,还不是因为某人太过于担心了。
从一收到信的莫子槐,连信的内容也没有看仔细,第一时间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李掌事,便赶了过来。一是担心,二是想在林曦离白云城之前再看她一眼,所幸的是他见到了林曦,但正如他所担忧的那样,林曦的身体很不好,需要调养一翻。
“林师妹,这丹药需早晚服用,切记要饮食清淡,如果可以尽量服用辟谷丹,尽量少食人间果物。”对于林曦的身体,他总是多担心几分,用起心思来也更细腻一些。
林曦收过丹药:“多谢莫谷主。”
“对了,林师妹,我看除了身体亏空之外,你更是郁结于心,凡事还是看开此,道路未必只有一条,有时换一条路走,所见之风景说不定会更多。”莫子槐劝她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她与苍澜的事情,他已经听说过了,之前在药王谷时,虽然与苍澜相处得时间不长,但是毕竟那时苍澜是全心全意的关着林曦的,那时他们二人的关系是如此的要好,他虽对林曦有意,但却知道界线在哪里。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苍澜却是做出如此多的荒唐事来。拥有却不知珍惜,一味的伤害,这样的人又怎么配得上林曦呢?
林曦转过身,背对着莫子槐:“我知道了,多身莫谷主。”
她低下头,神色悲凉。看得莫子槐心痛,可是莫子槐却无法帮她擦掉那没有流下的泪,俗话说,心病需要心药医,他可以治疗林曦身上的病痛,却无法治好她心上的。林曦的心药,从来不是他。
莫了槐伸出的手又握紧拳头放下,他让林曦有事来找他,他随时都在,转身离开。
林曦拿起丹药来看,将其收进系统空间中。
“何必呢。”林曦轻笑,明明在这些男配身边有着更好的存在,一直守着他们的女配,却偏偏盯着她。
就像这丹药,她根本不需要服一样。
不过对比于男主苍澜,林曦是真的不讨厌他们这些男配。
虽然这一次作者安排她和男主苍澜开始走冷战了,但是谁知道哪一天作者安排一个情节他们就和好了呢?更何况,她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的。

a9v4p优美都市言情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愛下-220血親之人分享-8w9ez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如今所有的计划全部都被打乱,林曦被抓,小鱼独自一人孤军作战,一个人要保护另外四个人,如今完全忘记如何使用功法的他们,面对一群修士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快走!”
林曦用身体撞上去,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这些人根本不敢为难她,林曦这种跳出来挡刀可能会伤了自己的行为,成功为众人打开一条道来。趁此,林曦让众人快走。可是白逸他们如何愿意离开。
“要走一起走。”
白逸望着林曦被擒住,竟然召唤出了本命仙剑,他绝对不允许他们动林曦!
依靠着本能,白逸也重新能使用出功法了,知府见状,一手抓着林曦想要先带走他。
“放开她!”白逸冲上前,却被知府一掌打开。
“小心,他是元婴修士!”小鱼提醒道。
然而现在白逸可不记得修士的等级之分,他一心想救出林曦,然而他却被几个金丹修士拦住去路。
知府冷眼看着被团攻的白逸毫无还手之力,不由的冷笑,不过如此而已。
“你究竟要要带我去哪?”林曦挣扎着,想挣脱他的束缚。
知府一时间竟抓不住她,他被林曦踹了一脚,不自觉的松开手。糟了,眼见着林曦逃走,他伸手去抓,然而空气中传来炸响,却见一道青色的雷电击中他的手,他整条手臂都在发麻。
林曦望着大门望去,眼中透出惊喜。
“苍大哥!”
苍澜飞身进来,他拔刀替林曦砍掉了身上的缚仙索,并扔给林曦一把剑。
“曦儿,我们并肩作战。”
“嗯。”
六零时光俏
原本应是小鱼与林曦一起对付知府,人数不变,但是却变成了苍澜和林曦。他们二人如心有灵犀一般,配合默契,苍澜主攻,林曦在一旁补刀,虽然知府有能力杀了苍澜,但他如果他用大招的话,绝对会伤到一旁的林曦,而且面对林曦时不时偷袭,他也根本无法下重手。
穷小子的美国情人
而另一边,在小鱼与白逸的联手下,衙吏渐渐不敌,眼见着林曦他们逐渐要占回上风。知府却突然捏爆了几颗珠子,并且放了一个信号弹。
众人不明所以之时,城中发生了异变,突闻哀嚎四起,城中掀起腥风血雨,众人此时已经打到了屋外,他们抬头望向天空,天空是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令人感觉很不安。从城中各处出现了六名修士,这些修士有魔修,也有普通修士,刚刚那些哀嚎惨叫正是这些人杀人造成的。
“唉~真是许久没有恢复记忆了。”
“刚一来了就杀了十几人,不愧是你啊,老江。”
“你不一样,杀了二十人。”
这些人相互吹捧着对方杀了多少人。在这些人中,白逸发现居然包含了江老爷,在他们发现的武刑剑的那户人家。他竟然是一个魔修,看着他放声大笑的样子,白逸捂着头,那被封印起来看记忆有一些松动,恍惚之中,在一片尸山之中,他看到一个刽子手的模样和江老爷重叠。
“是你!”
“是你毁了我雪国!”
正太的韩娱 疯魔成活的部长
向来冷静的白逸飞上前去,一剑刺向江老爷,然而他的剑却被江老爷用两指轻易接住。
“雪国?原来你是雪国作孽啊。”江老爷没认出白逸是当初逃跑的小皇子,还以为白逸是雪国后人,以戏耍般的心态与他缠斗起来。
“白大哥,回来,你是斗不过他们的!”见白逸竟是单枪匹马的杀过去,林曦心急的在下面喊道,以白逸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大人,唤我们过来何事?”和江老爷一起来的其他修士向知府请示任务。
“杀了除林小姐以外的所有人。”知府吩咐道。
苍澜一听,一只手护在林曦面前:“我看你们谁敢动她!”
那霸气的动作,凌厉的语气,一时间确实震住了对方众人,但也只有一瞬间,因为人家压根也没有想动林曦,他们躲着林曦还来不及呢。
“你们快走。”眼看场面快控制不住,小鱼让冰七里他们先走。
现在他们三人还没恢复功法,绝对是拖累。
“瞧不起谁呢?”
冰七里的袖口钻出一条小青蛇,那小青蛇化为巨蟒般的大小,在院子里开始拆家。冰七里拉着楚家兄妹爬到小青的身上。她其实很早就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有一条小青蛇一直跟着自己,并且保护着她。之前没有遇到过危险,她便也没让小青出来,如今正是时机。
小青一蛇,便可敌几名金丹。
然而明显知府找来的帮手更胜一筹,白逸被直接从天下打下来,小青也逐渐被他们用藤蔓困住,小鱼也伤痕累累逐渐不敌,林曦放弃支援苍澜,转身打算先救白逸和小鱼,却被拦住去路。
他们就这样失败了吗?
眼见着江老爷刀就要落下斩下白逸的头。
“不要!”林曦伸出手。
“轰隆!”
天空传来一声巨响,众人抬头,却见一道耀眼的光芒,让众人听不开眼,那强大的风流,吹得众人跪下,不知过了多久,光芒终于消失,再睁眼,云层都被炸天,天空之上悬着数千把剑。
残剑传奇
知府心知不妙。
“快跑!”他一声令下,众人开始四窜。
然而已经晚了,这些剑如雨般地落下,砸向他们,那些小兵自然是全军覆没,就连知府找来的高手也死伤不少。反倒是林曦他们无一人因此而死。终于最后一把剑落下,就只剩下知府和江老爷,但两人也受了很重的伤。
知府抹掉嘴角的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却见一个面具男浮现而出,他低眸凝视着大地,知府感觉自己的血都要冻结了,那样充满杀意的眼神,他从来没有见识到。他究竟是谁,此刻他的心中只有逃。
然而那个面具男已经投身而下,他转个身的时间,对方已经降临这片土地。
“放开曦儿!”
然而他抓的却是林曦。
林曦被他死死的掐住脖子,苍澜一声怒吼提剑冲上前去,然而还未见对方动手,苍澜就被弹飞出去。
“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面具下是非常沙哑的声音。
“放…开…”林曦被掐得嘴角已经溢出了血,她不断的试图掰开对方的手指,然而只是徒劳。
林曦要被杀了,众人心里清楚的意识到,然而林曦的同伴已经没有任何救林曦的力气了,而知府那边。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知府竟然会出手救林曦。但知府也不想的,若是他不动手的话,就算他能从这里活着出去,还是会被杀,他将情况告知了江老爷,江老爷也是只能掉头相救林曦。
可是…
江老爷的胸膛被破开一个洞。
白逸瞪大眼睛看着江老爷倒下,灭了他国家的凶手死了,但也意味着线索也因此断了。一时间白逸无法相信,头脑一片空白。
“你到底是谁?”知府吐着血吼道,在白云城里根本没有这一号人,他也根本不认识他:“放开林小姐,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面具男冷笑一声。
“我只想让她死。”
说罢,他又下了众人。
“不!”
苍澜,白逸,楚烨,三个男人同时冲了出去,就连楚烨也想起来如何使用功法了。然而,他们依旧还是没能靠近那面具男,便被打飞出去。眼见着林曦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众人狠狠的捶打着地面。
可恶,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
特别是苍澜,他眼见着林曦向他伸出手,自己却握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手缓缓放下。
“曦儿!”
他撕心裂肺的呐喊着。
一把剑划破他的脸颊,划断他耳边垂下的青丝,直冲那面具男而去。这一次攻击终于奏效,那面具男终于是松开了林曦。苍澜伸出双手,稳稳接住林曦,将她抱在怀中。
“曦儿。”他深情的呼唤着林曦的名字。
却又捂上自己的头,他的头开始强烈的疼痛起来,林曦此时的模样,与他脑海中某幅画面强烈的重合起来。
他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他是谁。
他差一点又失去重要的人了。
前方传来脚步声,他缓缓地抬起头,烟雾之中,有一个人影缓缓走近。
怎么会是他?
苍澜瞪大眼睛,满脸写满不可思议,于原烟雾之中,走出来的人竟然是——李倾城。
此刻李倾城仍然穿着他出门时所看到的衣服,那眼神,那神态,完全是别人,这还是和他朝夕相处的温柔善良的李倾城吗?
李倾城瞥了一眼苍澜和林曦。
冥王 的 新娘
“你伤了她。”她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怒。
面具男昂首:“是又怎么样。”
“我要你死!”说罢她便执剑攻击了上去,一根金针从她身上掉落,顿时众人感觉被压制得起不来。
“出窍期。”小鱼脸色煞白的说出了李倾城真正的实力。
这么一个看上去年轻的姑娘,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这简直难以令人相信!两人的招式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场战斗根本不是他们能插上手的。双方看上去争斗得不相上下,可若是仔细一看的话,便知那面具男的实力更胜一筹,他之所以一时间攻不下来李倾城,只是因为李倾城的伤好得极快。
就连断了胳膊都能极快的长出来。加上她不怕疼的打法,若是这样下去,说不定,她真的能打赢对方。
“曦儿你好了。”
望着从自己身上起来的林曦,苍澜露出笑容,可是下一秒,林曦却是御剑飞行,朝着二人而去。
婚不可测
“危险曦儿!”苍澜大叫道。
“曦儿,你退下,这里交给我。”李倾城以为林曦是来帮她,她一边抵挡着面具男的攻击,一边对林曦说道,希望她去安全的地方。
“对不起。”
网游之盗贼重生 瞌睡滴蚂蚁
然而她听到林曦愧疚的声音。
什么?
她震惊的回过头,顿时胸口传来一阵剧疼,一把剑插入她的胸口,剑的另一端在林曦中。
“倾城!”苍澜见此飞身上前,一把抱住受伤的李倾城,一掌朝着林曦打去,林曦又是一口血吐出。
苍澜本想关心受伤的李倾城,回头间,却是一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该死的东西。”李倾城一脚踹开了苍澜,自己飞向林曦。
“曦儿,你怎么样了。”她焦急的抱着林曦,眼泪顺着她的脸庞落下。
“她是正道弟子和你毫无关系,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护她。”那面具男负手立于她的身后。
“曦儿是我的女儿,我护她有错吗?”
李倾城说出的话,令众人为之震惊。林曦不是孤儿吗?
面具男冷笑:“女儿?她真是你的女儿吗?忘了告诉你,刚刚我在掐她脖子的时候,下了一点药,需要用至亲之人的血肉才能救她。”
李倾城顿时僵住:“至亲之人,我的血一定可以的,可以的!”她喃喃自语着,她割开自己的手腕,将血喂给林曦。
然而林曦有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
“怎么会这样,我的血为什么不管用,明明我和她是双胞胎,为什么我的血就不行!”
“是不够多,一定是这样的。”
纯恋
说着,她又要割开伤口,然而一只手伸出来阻止了她这种自残行为。
“够了,你根本不是我的母亲,你究竟是谁?”林曦质问道。
“我是啊,你和你父亲长得这么像,你一定是我和阿宋的孩子。”李倾城已经失了智,或许说,从一开始她就失了智。
“原来如此,这个疯女人是将你认成了她和她情夫的孩子,才会对你百般维护。”面具男说着,摘下自己的面具。
太 上 布衣
魔尊!
苍澜瞪大眼睛,怎么会是他。
众人也是陷入疑惑之中,白逸虽然之前与魔尊有过一面之缘,但并不认识他,但也知魔尊应该是认识林曦,且不会伤害她,因为他从魔尊的眼中看到了和他一样对林曦的爱慕,可是现在魔尊又怎么会伤害林曦呢?
还有,原来李倾城一直维护着的竟然是林曦。
从李倾城一进来,他们还以为是苍澜受伤才会导致她如此愤怒,而如今却告知他们是因为林曦,而且因为林曦长得像她的丈夫才会如此,这让人难以相信,可这却也是真的。
而与在场的其他人反应所不一样的便是林曦。
她惊讶的望着李倾城。
“李姑娘,所以你认识我父亲是不是!”
就在刚刚苍澜打中她的那一刻,她也恢复了全部的记忆。

1k1lm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陌柚雪-219動手-ootp2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黑影没想到自己奉命而来,这李倾城居然敢攻击他。
而且…
仅仅只是一把飞发,就伤了他。这个李倾城居然会是这么强,害得她狼狈而逃,而且那张脸…凭什么她能用那张脸!如果自己能再强一点的话。他需要力量,更多的力量!
“哼!”李倾城望着夜空中狼狈逃走的黑影,冷哼一声。
虽然不知道主上是什么时候收编了这样的人,但是也不过如此,敢对她大呼小叫,而且还想对林曦不利。
没想到任务有变,不过她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其他人也早就已经没用。之前是她太过愤怒,现在一想,那个苍澜可能已经查觉到自己的记忆有问题,并且还联合起其他人,一起在调查,这样下去,留着也是麻烦。
确实应该早日除去了。
“大人。”
衙门中,白日里带着林曦他们参观衙门上下的那位衙吏,急匆匆的推开了知府的房门:“大人不好了!”
“慌什么。”知府从旁走出。
他的手中滴着血,而一旁屏风后似乎有一个人躺在地上,他的一条腿露了出来。知府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粘稠的血。刚一擦完他的手上便出现了一团火,火烧掉了手帕。原来真如林曦他们所想的那样,这个知府也是一个修士。
虽然白天时由于衙吏们的失误,导致一具尸体被冰七里发现,但好在他们及时补救,也在林曦他们面前瞒住了,现在的林曦他们也不过是一失去记忆和法术的人而已,和凡人没什么区别,有什么可怕。
然而接下来衙吏的话让他气急败坏的掐住对方的脖子:“你说什么。”
“大人…尸坑被毁掉了!”衙吏又把话说了一遍。
“该死!”知府打了他一掌。
那个尸坑里的尸体,是他这几十年来所杀的人,一方面用来修炼之余,也是保存着他们的尸体,用以炼尸,那几百具尸体是他一点点的收集想来的,也是不小的一股力量了。然而如今却是被毁了。
固宠宫女
糖 醋 蝦仁
“是谁干的,是谁。”他愤怒得周围的物件都擅抖着摔下。
然而就在这时,屋外似乎结起了一层寒冰。
丹武干坤 火树嘎嘎
“怎么知府大人,我让你管理去城,你就是这样管理的吗?”
门自动打开,李倾城站在门外,冷若冰霜。
“大人。”一见是李倾城,知府吓得跪下。
表面上是他在管理着云城,但云城的掌控者实际上是这位大人,这整个云城不过是这位大人手中的玩物而已。虽然不明白,这样一位大能,为什么要隐居于此,但是这也不是他这种级别能够打听的。
虽然他保留着原本的记忆,也不过是因为他还有用罢了。
在这座城中,所有的百姓都是掳来的修士,他们没有之前的记忆,并且记忆时不时还会被篡改,而且已经失去了灵力,而上百姓之上的富商,则是他们的人,但和他不一样,虽然留灵力,但却没有记忆,只有在用得上他们时侯,才会让他们恢复记忆,最后一种,便是像他这样,有记忆也有灵力的,但平时也必须做好伪装的工作。
这便是李倾城定下的规矩。
知府害怕的咽了咽口水,难道是因为自己白天时暴露,再加上尸坑被毁,大人已经生气。他正打算先认错求饶再说,然而刚一开口,便被打飞出去,他在地上滚了几圈,连嘴角的血都不敢擦,连忙伏首,不也有一丝一毫的妄动。
“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可不想被废了修为。
“你还想有下次。”李倾城冰冷的看着他,今天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她生气了。
如今看来,可毁了尸坑的人必是有灵力在身的人,整个白云城能用术法的人,基本上都在她掌控中,唯一失去记忆,还没有完全失去灵力的只有林曦几人,苍澜可是现在还在家中躺着呢,而其他几人也没有那种迹象,唯一有可能的,只有今夜不在家的林曦。
本以为林曦只是去了白逸那里,却没想到她已经发现了那么多了,而帮她的定是她身边的那个魔族。其实早在林曦发现了那幅画像时,她不该心软的,可是她可以对其他人下狠手,唯独对于林曦不可以。
她低眸望着知府害怕着摇头解释,也没什么心思听下去。
“他们应该还会来,倒时将曦儿的同伴全部除掉,这件事你都做不好的话,这个位置也不要做了。”李倾城吩咐道。
“是是是。”知府应道,他心里清楚李倾城说的位置是有双重意义的。
只是还有一件事…
“那如果林小姐她出手的话,那我…”其他人也还好,在知府看来,林曦和苍澜才是最棘手的。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便被一股冰冷的杀气盯上,顿时脊背发凉。李倾城没有说话,但是她想对方应该明了她的意思。她拂袖离去,待她离去,知府身后的一个花瓶,直接变成了两半,知府回头望了一眼,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真的太可怕了,差一点他就人头落地了。
“大人,你没事吧。”一直在一旁连句话也不敢说的衙吏来到知府身边,给他擦汗,知府的袖子早就已经被汗水浸湿。
“吩咐下去,等白天那几个人再来时,一定要全部杀了,但不能伤到林小姐分毫,一旦任务冲突时,要以林小姐的安全为优。”知府吩咐道,他算是看明白了,就算那几人没有成功杀死,他还有一线活路,但是如果林曦伤着了的话,他可是半分活路也没有了,也不知那林曦究竟是何来路,竟会让大人如此相护。
“是,属下明白了。”得到命令的衙吏,立马吩咐下去,他需要特别叮嘱底下那群人,别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清晨,林曦敲响苍澜的房门然而敲了许久,对方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来。林曦最终放下了手,她垂下眼眸,神色失落。手抬起后又放下,默默的转身,才走了一步,又停下脚步。
“苍大哥,我知道无论我解释什么,你都不愿意听。”
“虽然我们大家都没有之前的记忆,小鱼说的事情,虽然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证明那是不是真的。”
“但是我想有一件事是真的。”
“苍大哥在我心中确实是特别的,我总是会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在你的身上,会担心你比担心自己更多一点,会因为你突破了我自己使用出法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魔道 祖师
“我或许真的…喜…”
圣龙的共妻
“苍大哥,我们今天要去衙门,昨天在衙门里调查出很多事情,这一次或许我们能恢复记忆,等到我们恢复记忆时,我们再好好聊一下吧。”
“或许至始至终我的心意都没有变过。”
林曦说了很多话,她不知道苍澜会不会听,就连心意也没有表达清楚,但是她能感觉到,身后的门缝里有人正在看着她。
狠妻不承欢 十年扬州梦
林曦微微回头,露出一抹悲凉的笑容,随及义无反顾地走向前。
在她的身后,苍澜握着受伤的手臂,转过身缓缓地坐下,低沉下头。
“林曦,怎么这么晚。果然是昨天累到了吗?”冰七里挽上林曦手臂,关心的问道。
“没有。”林曦微笑着回答,然而突然冰七里突然拿出手帕给林曦擦脸。
“你看看你都出汗了。”
冰七里帮林曦“擦汗”却是帮林曦擦着眼角的位置,林曦自己伸出手,眼泪沾在手指上,原来流的并不是汗,但两人皆心照不宣。
冰七里告诉她,今天打算去郊外查看一下,可能那个操控者不在城中,后来他们商量了一下,既然人在城中,时间一长都会失忆的话,那可能操控者自己并没有住在城内。这确实是一种想法。但是…
“他不在城外。”林曦却笃定道,她扭头看向冰七里。
“我们今天还是去衙门。”
白逸目前的住所,除了苍澜外,几人全都围在这里。林曦当着他们的面叫出小鱼,果然小鱼一出现,就引起了他们的警惕。林曦跟他们说实话,其实昨天小鱼一直都在,只是他们没有查觉到罢了。林曦让小鱼解释,他们昨天调查到的事情。
这几人的表情逐渐震惊,没想到白云城会有这么深的秘密。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除去那知府,好恢复记忆吧。”楚烨第一个心急道。
“不行。”然而白逸摇头阻止。
“那知府不知修为怎么样,如今,我们之中只有曦儿你还有苍兄加上小鱼能动手,我们其他人现在根本相当于没有武功。”白逸谨慎道。
楚天雪连连点头:“是啊,太危险了。”
她缩了缩身子:“一定会出事的。”
“苍澜呢?把他叫过来啊。”冰七里环抱着双臂,这种时候又不见这人了。
“苍大哥,他昨天又遇袭了,受了一些伤。”林曦给苍澜辩解道:“而且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昨天和小鱼聊过之后,林曦也终于发现无论是袭击了小鱼还是袭击了苍澜的黑衣人,似乎都在避免与她交手,而且那个知府貌似也是对她太过礼貌,极有可能知府和他们是一伙的,或许他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既然他们不想伤到林曦的话,林曦可以和小鱼联手趁此吸引知府的注意力,而其他人,用小鱼给的法器找准时机抓住知府。
随着林曦说出计划,小鱼拿出一条缚仙索放在桌上。
听林曦的描述,这确实不失为一个方法。
“可是万一只是你猜错了呢?”楚天雪担忧着问道,林曦说的事情她并未亲眼所见。
万一林曦感觉那伙人对她手下留情,只是林曦的错觉呢?
“到那时的话,请你不要犹豫,直接逃跑。”林曦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她早就将他们的退路想好了,如果到时知府有意避着林曦,林曦可以借此拖住他,如果无意的话,林曦就拼尽全力,给他们逃生的机会。
“不可以。”
“不可以。”
白逸和楚烨异口同声道,怎么可以让林曦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然而就在两人劝林曦放充这个危险的想法,他们另想办法时,冰七里却拿起了那根缚仙索。
“我明白了。”
无论林曦做出何种选择,她都会支持。
“林小姐,今天怎么有空来本知府这里啊。”
林曦刚到衙门,便遇到知府一脸笑容的从衙门里走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次来了六人,根本不像只是随便走走来到这里的。
在外面可不好动手。
“知府大人,可否进去一说。”林曦提出。
“那当然。”知府点头。
他也正有此意。
他将六人迎到客厅。
“来人上茶。”一入座,他便吩咐道。
“不必麻烦了。”林曦拒绝:“大人来这里,其实是因为小女子发现了一件事。”
“林曦小姐有事,本府必会替小姐分忧,先喝茶吧。”
茶正好上来,知府再次邀请林曦他们喝茶。
“茶不必急,大人这件事比较重大,所以…”林曦故作神秘道。
“唉~”知府伸手:“林小姐,不必担心李家的事便是本府的事,我定会替你们分忧。”说罢,他饮下杯中茶:“林小姐还有各位,喝杯茶慢慢说。”
话说到这了,白逸几人面面相觑,为了不引起知府的怀疑,这茶必须得喝了。楚天雪率先端起茶,其他几人也纷纷端起,林曦也一样,就在喝茶时,她朝着知府瞥了一眼,正巧看到知府在冷笑。
我家的妖怪就是这么可爱
不好!
“别喝!”她摔掉了茶杯。
其他几人一看情况不对,立刻也是站起摔杯。知府一看事情暴露了,也不伪装了,让衙吏们都出来将林曦他们围住。
“果然是你!”白逸皱眉:“你篡改我们及那么多人的记忆有什么目的,又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呵,问阎王去吧!”
知府也不和白逸他们多废话,直接让衙吏动手。林曦刚想与小鱼联手对付衙吏之时,却被一人给拦住,本是要抓知府的缚仙索,被知府给抢了去,绑在了林曦的身上。
林曦被抓,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