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三國之棄子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魯肅想死都不行讀書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不得不说,鲁肃这辈子做人还是可以的。唯独在这一次,他算是倒霉了。
鲁肃对自己的亲兵真的很不错,除了该有的俸禄之外,平时还嘘寒问暖,时不时还给点赏赐,让亲兵过上好日子。只可惜,这世上有句话叫做人心不足。
鲁肃对亲兵是不错的,大部分的亲兵都是这么想的,他们都可以为鲁肃拼命。
但总有那么几个不甘心一辈子当亲兵的人存在。而这几个人就是出卖了鲁肃的人。
东吴的人才损失很大,鲁肃为此提拔了很多普通将领。虽然人品不一定行,但能力绝对是够的。若是换做一些有野心的人来说,肯定会先提拔自己身边的人。这一点,连周瑜也不例外。鲁肃也想从自己的亲兵上提拔一些人。可是难堪大用。鲁肃是一个实在人,举贤不避亲,但亲兵也要有能力才行啊。总之,鲁肃就是没有提拔自己的亲兵当将领。
这样一来,那些不甘心的亲兵就有点怨念了。凭啥自己保护鲁肃侍候鲁肃那么长时间,得到提拔的却是其他人呢。
在鲁肃最危险的时刻,加上郭嘉的许诺,把鲁肃给卖了五百金,那可是划算啊。一辈子矜矜业业做亲兵,能够赚到多少俸禄呢?可能连五十金都不到吧。还不如干脆点,把鲁肃给卖了,找一些冠冕堂皇,不用被刘军给宰了的借口,那不就是心安理得了么?不能当官,拿足了金子回家去享受生活,岂不是更好?
但是这一切的美好,都得要拿到五百金才行。
几个亲兵跟随着张辽的脚步,终于来到了郭嘉和陆逊的面前。
鲁肃还是处于晕死状态,此时的他被刘军扛着,看起来还真的挺搞笑的。
张辽拱手对郭嘉说道:“回禀大人,鲁肃已经被生擒了!”
“辛苦了!”郭嘉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张辽马上就将鲁肃给带了上来,随后放在了地上。鲁肃还是处于昏迷状态。
陆逊有点担忧地看着鲁肃,不会是刚才那一下把鲁肃给弄得没办法醒过来吧。
张辽对于这样的事情有经验,用自己的大拇指直接放在了鲁肃的人中,然后狠狠地摁了下去。
一直处于晕死状态的鲁肃突然呻吟了一声,意识开始恢复了。
张辽见好久收。
陆逊见到鲁肃恢复意识,心中大松一口气。
鲁肃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就看到了一大堆人在自己身前,仔细一看,居然有郭嘉和陆逊的身影。
鲁肃瞬间想起自己之前被刘军给包围的,于是立马挣扎起来。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被绑得严严实实的。
郭嘉见到鲁肃这个模样,笑道:“鲁子敬,你不要挣扎了。你已经被俘虏了。”
“你!”鲁肃想要骂人,可他的后脑隐隐传来阵痛,使得他说话有点困难。
疼痛也让鲁肃的头脑变得清醒下来,晕倒之前的一切场景都出现在了。鲁肃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被亲兵给坑了,他刚才想要自杀的,但是后脑遭受猛击,才晕倒了过去。而距离最近的亲兵,就是罪魁祸首。
一想到这里,鲁肃有点悲伤,自己居然被亲兵给卖了,做人真够失败的。
郭嘉看鲁肃需要一点时间去冷静一下,他看向了跟着张辽过来的几个鲁肃亲兵,说道:“尔等是何人?”
要是鲁肃没有苏醒的话,估计这几个亲兵都会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鲁肃醒过来,更是一脸纠结地看着他们,这几个亲兵就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把鲁肃卖了,良心上多少是过不去的。
最后还是张辽开口说道:“回禀大人,这几个人都是鲁肃的亲兵,就是他们在最后时刻出手,将鲁肃给生擒了。若是没有这几个人,还真的没有办法生擒鲁肃。”
张辽说完这句话之后,这几个亲兵的脸色非常难看。同时鲁肃的脸色更是黑得像锅底一样。
陆逊心中暗自责怪张辽,把这事情说出来不好,这是在鲁肃的伤口上撒盐,做人不够地道啊。
郭嘉微微一笑,他要是就是这样的效果,笑眯眯地对几个鲁肃亲兵说道:“原来如此!尔等能够弃暗投明,本官甚是欣慰。尔等有功!当赏赐!”
几个亲兵刚才万分紧张,现听到郭嘉说有赏赐,一个个都脸色灿烂了起来,他们等的就是这个啊。
多嘴的张辽再次说道:“大人,这几个人呢,末将是询问过了。他们只是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好尽快回家陪父母妻儿。至于赏赐不赏赐的,就无所谓了。”
几个亲兵一听,差点暴跳起来。一个亲兵就想要站起来和张辽理论,他们可没有说不要赏赐的。但是在关键时刻,这个亲兵就放弃了这个念头。现在是人家掌握着主动,一个不好,他们都会被杀掉的。这个时候站起来理论,那是脑子抽了。
郭嘉笑了,暗赞张辽真够配合的,这样一来,就可以狠狠地打击一下鲁肃了。
“这可不成!有功不赏,不是我军的作风!”郭嘉装作严肃的样子,说道:“本官需要将此事上奏陛下!”
“这个,末将以为还是不足以上报陛下,鲁肃又不是孙策、周瑜,何必劳烦陛下呢?以末将愚见,还是将鲁肃就地处理了就好!”张辽建议道。
郭嘉回头看了一下鲁肃,沉思状。
鲁肃心中有气,你们在这里说了这么多,摆明了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被自己的亲兵给暗算了。
郭嘉对鲁肃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在鲁肃看来是十分的猥琐。
“来人!将这几个士兵遣送回家。”郭嘉转头看向了几个鲁肃亲兵。
一瞬间就有好几个士兵来到了几个鲁肃亲兵身边。
鲁肃的亲兵们心中很是恼火,他们觉得自己被刘军给欺骗了。说好的五百金呢?就这么不守承诺了?不是这五百金,他们会出手对付鲁肃?
情势比人强,这几个鲁肃的亲兵,哦,现在不能说是亲兵了,鲁肃已经放弃承认他们的亲兵身份,应该是东吴士兵。几个东吴士兵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只能选择离开。他们一肚子的怨言,但也无可奈何。
郭嘉也不喜欢背主之人,要不是为了保住一点点的名声,加上不想和这几个小虾米啰嗦,郭嘉都想杀了他们。
打发了这几个小虾米之后,郭嘉从一个士兵的腰间拔出了一把刀,笑眯眯地向鲁肃走去。
张辽见此一惊,这郭嘉不会是想杀了鲁肃吧。不过张辽却没有选择阻止。
陆逊则是非常的淡定,郭嘉已经答应过他不会伤害鲁肃,那么以郭嘉的为人,说到一定做到。
鲁肃一脸的淡定,现在的他看淡了生死,郭嘉杀了他,他也是无所谓了。
郭嘉一刀将鲁肃身上的绳索给解开了,把刀子往地上一插,潇洒地说道:“鲁子敬,吾没有想到你会是被自己养的狗给咬了。不过还好,落在吾的手中,你运气不错!”
鲁肃揉了一下被绑得生疼的手臂,对于郭嘉把他的亲兵当成狗,他倒是没有生气。卖主求荣,连狗都不如。
“郭奉孝,你别假惺惺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鲁肃没有给郭嘉好脸色。
郭嘉轻轻点头,说道:“有胆色!那么吾就直说了。现在吾给你一条路,就是加入朝廷,为陛下效力。”
鲁肃有点愣住了,一般来说不是两条路么?一条是死,一条是郭嘉说的那样。
郭嘉为鲁肃解惑道:“你以为吾会让你去死?错了!大错特错!吾非但不会让你去死,而且会让你好好的活着。但会是孤独一生的活着。”
鲁肃心里清楚了,这是要软禁他。这个倒是无所谓了。
“哼!”鲁肃冷哼了一声。
“呦呵,还挺嚣张的!”郭嘉顿时乐了,嗤笑道:“要不是伯言求情,说你对朝廷有用。吾早就将你给杀了。你还嚣张?”
鲁肃冷冰冰地看着郭嘉,一言不发。
郭嘉对鲁肃说道:“鲁肃,若是把你的后半生都放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人和你说话,没有人理睬你,砍断你的四肢,敲碎你的牙齿,每天灌你活命的汤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小子害不害怕?”
周围的人听到郭嘉这个说法,顿时心中一阵恶心。在大汉朝的历史上,还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是发生在汉初的时候的人彘事件,吕太后对付情敌戚夫人的手段。没有想到郭嘉今天提起来。
没有人会怀疑郭嘉不会去做。
鲁肃一想到自己会有那么一个下场,心中也是一紧。他盯着郭嘉,淡淡地说道:“若你不怕自己遭报应,就来吧。”
是的,鲁肃就是算定郭嘉不敢。那么残忍的事情,哪怕是刘玉都会不同意的。郭嘉要是这么干了,他的下场一定比鲁肃要惨。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陛下一定不会同意的。假如说吾上报朝廷,说你已经战死,再找个尸体替代你。而后勒令全军不得说出你的事情,你说吾敢不敢?”郭嘉笑呵呵地说道。
这样的操作是可以的。朝廷无非就是要一个脸面问题,要是郭嘉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未来追究起来也没有证据。郭嘉也什么事情都没有。
“哼!”鲁肃也是冷哼一声。
郭嘉更是笑了。
陆逊在一边看得十分的揪心,心里想着:子敬啊,你就快点从了吧。要不然郭嘉这小子脑子一抽,你就没命了。
张辽拔出佩剑,走到郭嘉的身边,气呼呼地说道:“大人,吾觉得还是不要和鲁肃啰嗦了。杀了他上路!”
鲁肃把脖子一横,硬气地说道:“那你来吧!给吾一个痛快!”
张辽怒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被俘虏了还这么嚣张的。
“找死!”张辽大喝一声,就要冲上去给鲁肃来一下。
郭嘉伸手阻止了张辽,柔声说道:“文远,莫要动怒。”
张辽这才把佩剑给收了回来。
郭嘉继续保持着微笑,看着鲁肃说道:“鲁肃啊,听说你家中父母妻儿都在啊。出征在外,有没有给家里人送点什么书信啊?”
张辽和陆逊都懂了,郭嘉是想拿鲁肃的家人说事啊。
鲁肃恶狠狠地看着郭嘉,说道:“郭奉孝,祸不及家人!”
郭嘉摇着头,说道:“鲁肃,你误会了。吾怎么会做那种伤害他人家人的事情呢?你也知道了,这大战一起,治安就不是很好。所以吾就觉得应该派人去好好地保护你的家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人,他从小就被好好地保护起来,没有人和他说话,也没有人教他做人做事,每天就只有一个人生活在一间房子里面。什么吃的用的都有。就这样过了好多年。你说他会变成什么样的呢?”
鲁肃瞪大了眼睛,郭嘉的言外之意,就是要把鲁肃的子孙用这样来圈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鲁肃这一家子就真的绝了。
鲁肃狠狠地说道:“你杀了吾吧。”
“杀了你?你又误会了!吾怎么会杀了你呢。吾可是答应过伯言要留着你的性命的。不过吾倒是要警告你一句,你千万不要自杀。要不然的话,吾真的会去好好地保护你的家人。”郭嘉威胁道。
鲁肃心中一寒,大骂道:“卑鄙!”
“卑鄙?无所谓啦!吾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郭嘉倒是不以为意。“来人啊,给鲁肃安排一辆囚车。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鲁肃,你可要好好地考虑清楚了。”
刘军士兵立刻就将鲁肃给抓了起来,押到了一边去。
陆逊从一开始都没有插嘴,他看着鲁肃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张辽来到了郭嘉的身边,问道:“奉孝先生,就这样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留着他的小命吧。”郭嘉还是觉得鲁肃活着比死了好。
张辽领命,而后欲言又止。
郭嘉疑惑地看着张辽,问道:“你有什么事情么?”
张辽开口问道:“大人,你刚才讲的故事好恐怖。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么?”
郭嘉沉默了一下子,最后对张辽说道:“有!而且那人你我都认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棄子 ptt-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服老了?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郝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自己说了那么久的话,居然会是司隶校尉。就算是郝仁孤陋寡闻,也明白司隶校尉有管理洛阳城中所有官员纪律的权力,妥妥的大官啊。整个天下都知道跟随刘玉最久的心腹李贵就是司隶校尉。
郝仁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站着的就是李贵这尊大神啊。
“李大人,草民实在是有眼无珠。”郝仁更加的卑微和恭敬了。
李贵轻笑道:“加快脚步,不能让陛下久等。”
郝仁感受到了李贵的关心,心中不由得一暖。
军中大帐的四周均是戒备深严,如果让郝仁一个人来的话,估计没走几步就被人抓起来。
李贵到大帐之后,让一个侍卫先进去里面通报,而后带着郝仁在外等候。
不多时,里面就传出让李贵进来的声音。
李贵马上就带着郝仁走了进去。
这次,郝仁把自己的头低着非常低,跟着李贵的身后。郝仁可以感受到自己被好多人给关注着。
李贵恭敬地说道:“陛下,郝仁已经带到。”
郝仁也是聪明,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给刘玉行了五体投地之礼仪,说道:“草民郝仁拜见陛下,愿陛下万福金康!”
刘玉坐在上首,看着郝仁,心里和之前的李贵想法一样,这厮长得真对不起自己的名字,不像是好人。
“朕听说,汝愿意为朝廷筹集两千五百石的粮草?”刘玉淡淡地问道。
郝仁还是低着头,保证地说道:“草民不敢在陛下面前妄言。”
“有此忠心,朕心甚慰!抬起头来!”刘玉算是给了郝仁见到自己真容的机会。
郝仁心花怒放,慢慢地抬起头,看向了刘玉。
“陛下好英俊啊!”郝仁在心中狂呼道。
郝仁也算是见过很多风华绝代的男人,可他们根本无法和刘玉相比。刘玉除了长得好看,身上还有帝王的霸气加持,天底下几乎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
郝仁很是激动,能够这么近见到刘玉真容的人,在东吴也就是郝仁这么一个了。
“郝仁?难道你就没有表字么?”刘玉询问道。
郝仁立刻回答道:“草民表字音珰。”
在场的文武之中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音珰,听起来像是淫荡,加上郝仁的姓氏,这真是奇葩啊。
郝仁也是尴尬。他的这个表字是他的启蒙老师给的,说什么音音入世,珰珰而归。反正就是取了这么一个表字。长大后的郝仁因为这个表字都吃了不小的笑话。可惜他耳朵启蒙老师是东吴的大儒,郝仁的父母都极力发对郝仁改掉,这样会对郝仁的前途产生巨大的影响。连东吴大儒赐给他的表字都改,郝仁还要不要在东吴的士人之中混了啊。
无奈之下,郝仁一般情况下不会说出自己的表字。
刘玉习惯了别人会报出自己的表字,偏偏郝仁没有,所以才会好奇的。
见到郝仁的表字会让人误会了,刘玉只是笑了一下就不过问了,说道:“两千五百石粮草,数目甚是巨大。朕虽然相信,但是要想运到大军这边而来,恐怕不易!”
郝仁知道这是刘玉对自己的考验,若是自己回答得好了,那么就是光明的前程。要是回答不好,真的有可能推出去砍了的。
郝仁沉淀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后对刘玉恭敬地说道:“陛下,新都郡太守孙瑜收缩了兵力,加强了各关卡的防备。两千五百石粮食,草民就是有通天之能,也无法运到这里来。”
周边的文武都没有插嘴。郝仁既然说不能运到这里来,同样的也意味着郝仁可以放在其他地方。
刘玉就开口问道:“两千五百石粮草,你是打算放在哪里?难道是放在一座城池,让朕的大军去攻打?”
郝仁愣了一秒钟,他就是这么打算的,不曾想被刘玉一眼就看破了。
“陛下英明!草民就是这么想的。”郝仁无比敬佩地说道。
此话一出,当场就有人出来反对了。
曹操的儿子曹彰出来说道:“陛下,末将认为将此人推出去砍了!此人是在设计陛下,什么粮草放在城池中让我军是攻打。怕不是埋伏吧!”
武将们都觉得非常有道理,这种招数很有可能。
郝仁一听就急了,马上磕头说道:“陛下,给草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啊。”
“哼!不敢?你说有什么不敢的?”曹彰不相信这个不像好人的郝仁会不敢。
曹操对曹彰轻声说道:“子文,退下!”
曹彰没有二话,默默地退了回去,他可不敢招惹曹操。
曹操随后盯着郝仁的眼睛,说道:“你打算放在哪个城池?”
郝仁被曹操这么一盯着,浑身起鸡皮,好像被洞察了内心一样,于是老实地说道:“草民等….准备把粮草运到海阳城。”
曹操对着李贵一点头,李贵马上拿出一副大地图,将海阳城给标识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地图上的标识。
刘玉微微一笑,说道:“很好!你现在就回去准备吧。仲允派几个人保护他。”
李贵轻微一点头,马上就拉着郝仁走了出去。
郝仁如临大赦,他磕了一个头,转身就走出了营帐。走出营帐之后,郝仁才松了一大口气。刚才曹操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郝仁,你别愣着啊!本官找几个人陪你回去!”李贵督促着郝仁道。
郝仁这才回过神来,对李贵恭敬地说道:“多谢大人!”
李贵就带着郝仁往其他地方走去,一边走着,李贵对郝仁说道:“郝仁啊!你倒是一个人才。本官现在算是相信你是真心想要来效忠陛下的。看你在陛下面前,都没有提出什么要求。真是赤子忠心啊。不像别人,一开口就要什么官职的。”
被李贵这么一提醒,郝仁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想想,郝仁就真的后悔了,自己为何就不转这个胆子说几句呢?这样的话,可能还会被刘玉许诺一个官职。
李贵拍了一下郝仁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这次好好干。陛下很是看好你。事成之后,封官加爵不是难事。”
“大人!”郝仁停住了脚步,有点颤抖地说道:“你是说陛下看好草民?草民根本就看不出来啊!”
李贵轻笑道:“你这个混账小子。陛下乃是天子,他的心思岂是你能够看出的。陛下越是平淡,对汝越是看重。汝要是能够顺利完成。单靠这次的功劳,大的不敢说,一个关内侯还是有的。”
“关内侯啊!那可是赚大了!”郝仁内心是激动,自己没有求什么官职,反倒是被刘玉给欣赏了,真是误打误撞啊。
“大人!草民已经竭尽全力为陛下办事。”郝仁非常严肃地对李贵保证道。
李贵一副很欣赏的模样,对其重重地点头。
“大人,草民想问一下,刚才向草民问话的脸色有点黑的大人是哪位啊?草民看到他的眼神很是压迫感啊。”
李贵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是谁了,于是向郝仁说道:“那可是当朝太尉曹孟德曹大人,你小子日后要注意了,千万不能这样无礼。”
郝仁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居然是当世英雄之一的曹操向他问话。郝仁感觉自己这辈子算是值得了,居然一次性能够见到那么多的大人物。
而后两人到了一个营帐,李贵挑选了几个军中好手和郝仁一同回去,美其名曰保护。在临分别的时候,李贵拿出一个令牌给郝仁,说道:“这个令牌在关键时刻可以救你的小命,也是避免你被自己人给伤到了。千万不要丢了。”
郝仁接过李贵给的令牌,视若珍宝地放在了怀中,感激地说道:“大人,草民告辞了!”
李贵挥挥手,与几个士兵和郝仁告别。
而在军中大帐之中,刘玉决定全军向海阳城推进,随后宣布所有文武开始准备。
只有曹操留在了大帐之中。
“伯玄,看来你是真的相信那个郝仁啊。”曹操在所有人都走出去之后说道。
刘玉说道:“那是当然!那厮虽然说了谎,可是他口中提到的两千五百石粮食的确是真的。”
“说谎?你是说郝仁这厮在说谎?”曹操疑惑地问道。
刘玉微笑地说道:“你刚才问他的时候,他很是紧张。说出草民等三个字,也就是说还有其他人会一起做。而朕看来,这个郝仁不是代表自己一家,应该是新都郡好几家世家来的。这小子胆子大,一口气把所有的粮食都说成是自己的,想博得朕的青睐,好让自己飞黄腾达。”
洞察人心方面,刘玉绝对是厉害角色,居然从郝仁脱口而出的三个字就推断出了那么多事情。
曹操也不比刘玉差,他刚才也是看出郝仁不老实,只是没有刘玉说的那么清晰,于是说道:“那这厮,你准备是如何善后?”
对于说谎的人,曹操是不喜欢的。
恰恰在这个时候,李贵走了进来,说道:“回陛下,那人已经被送走了。”
“很好!汝立刻派出人手去新都郡调查一下。这个郝仁是什么货色。还有粮草一事,估计是几家世家联合向朕奉献的。朕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你好好的运作一番。”刘玉吩咐道。
李贵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刘玉要他做什么,于是拱手说道:“陛下放心,臣一定办得妥妥的。”
刘玉对于李贵的微笑,也是放心,心腹就是心腹,不用多废话就能够体察上意。当然了,曹操也秒懂了刘玉的心思。从刘玉一直以来的作风,曹操相信刘玉会借用此事,让新都郡的世家相互残杀,最后达到刘玉瓦解世家势力的计划。
而李贵给郝仁的令牌,就是一个专属的身份证明。在最后的关头,郝仁手中的令牌就是他的催命符。
李贵可不会做一些没有准备的工作。派出去的几个人就是监视郝仁的,同时也是最能够杀死郝仁的。
曹操心想:刘玉还是对世家大族很不对付啊。就算是表忠心也是没有用的。
其实刘玉并不是针对世家,而是针对世家大族不断壮大的这个制度。世家大族几乎对知识进行了垄断。这不是刘玉想要的。愚民之策虽然可以稳固统治,但是对于皇家来说,绝对没有好处的。无论是时代的进步,还是对于自己的统治,刘玉都必须削弱世家,甚至根除!
李贵乖巧地走出去了,留下刘玉和曹操二人。
曹操对刘玉问道:“伯玄,你觉得孙策和周瑜会准备在哪里和我军决战?会在这个新都郡么?”
妹妹成仙记
这个问题一直都是刘军上下最大的苦恼。
刘军已经杀进了东吴,孙策和周瑜不会坐视不管。加上又是刘玉带兵前来,孙策和周瑜怎么会放过这一次决战的机会。
“朕现在也想不到。不过朕相信周瑜和孙策会惦记着朕的这颗人头。估计这一会,他们两人都在谋划着。朕也不怕他们!朕也等着他们。看看这两个臭小子能不能成功。”刘玉很是自信地说道。
曹操皱了一下眉头,心想刘玉如此自信,要是阴沟里翻船,那后果就严重了。
“孟德,汝不用担心!朕是天命所归!”刘玉看得出曹操的担忧,更是说道:“朕想快快结束这场战争。天下乱了太久,是时候恢复平静了。”
曹操也明白,他们这一代人从黄巾之乱开始走到现在,数十年间,天下生灵死伤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们都盼望着天下不要再打仗,而曹操这些人也是如此。中兴大汉,为百姓谋福,可是曹操一直的梦想来的。
领兵打仗的统帅不是战争贩子,他们比任何人都领会到战争的痛苦。唯有用战争的方式来结束这个乱世,才能够做到最后的太平。
“伯玄,打完东吴之后,吾想要告老!”曹操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刘玉愣了一下,沉默地看着曹操,说道:“怎么?服老了?”

kesxm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棄子 雙木道人-第一千七百十五章 孫策要和劉玉拼了-yemyq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张飞选择的这个悬崖,一面是峭壁,一面就是面对着孙策大军一定要经过的大道。张飞准备了好多石块,都是给孙策准备的。
只要孙策敢亲自上阵,张飞就让他感受一下石头的厉害。
出了石头之外,张飞也还有后手在等着孙策呢,保证孙策会满意的。
“孙策,你倒是上来啊!现在老子都没有退路了,你怎么不好好珍惜这个机会上来杀了老子!上来啊!上来啊!”张飞在内心不断地对孙策进行喊话。
孙策倒是想趁机把张飞给做掉,他也看得出张飞是自寻死路。兵力不多的张飞仗着地利想阻止孙策,孙策的兵马多,耗都可以把张飞给耗死。
然而周瑜却是一直都在阻拦孙策,他隐隐觉得孙策要是亲自上阵,绝对是大大的不妙。
由于张飞居高临下,东吴军进攻十分的困难。这次对张飞的进攻又退了下来。
张飞大声地对下面的孙策喊话道:“孙策,你小子不是自称霸王么?不过如此嘛!”
古扇奇谭之风舞九天
孙策被张飞这么一刺激,热血上涌,他想冲上去和张飞厮杀。
“伯符,你听我说,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周瑜继续拉着孙策劝说道。
孙策不解地说道:“吾是知道不简单。但张飞一直都在悬崖上,我军根本就无法前进。不消灭张飞,我军无法保证安全。”
周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周瑜还是一直拦着孙策,不让孙策亲自上阵。
高处的张飞见到周瑜拉着孙策,心中大骂道:“周瑜那混账!干嘛那么多事!”
要是张飞有吕布那样的箭术,真想一箭射杀周瑜。
在这个时候,孙策的部队后面飞奔来了一队兵马。不是刘军的兵马,是孙策自己的兵马。
这支兵马见到孙策大军之后,顿时加快了速度。然而却被丁奉给拦住了。
“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何来此?”丁奉询问道。
其中一个骑兵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了丁奉,拱手道:“将军,小的乃是宛陵太守麾下校尉冯奇,奉太守大人之命前来汇报主公一件天大的事情。”
“宛陵太守?是什么事情?”丁奉有点疑惑。
冯奇紧张地说道:“将军,神武皇帝杀入鄱阳郡,朱恒将军战死,鄱阳郡狼烟四起,刘玉势不可挡,如今已经快靠近新都郡,我家太守大人收到鄱阳郡和新都郡的示警,马上就派我等前来汇报主公!此乃我家太守大人的书信!”
丁奉都被吓傻了!刘玉居然出现在了鄱阳郡!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胡言乱语!”丁奉不相信对方的话,呵斥道:“刘玉一直都在庐江,怎么可能会突然杀到鄱阳郡,他是飞过去的不成?”
“将军!小的就算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拿这事情来开玩笑!还请将军速速通知主公!若是晚了一些,大事不妙啊!”冯奇着急万分地说道。
丁奉看来人的样子都不像是说谎,心中更是惊涛骇浪,于是将冯奇等人带到了孙策和周瑜的身边。
新婚第1天,总裁先生难招架
在孙策和周瑜还在争论的时候,丁奉前来插嘴道:“主公,大事不好!宛陵太守派人前来,说刘玉带领大军杀到了鄱阳郡,朱恒战死!”
孙策和周瑜听到这个话,两人瞬间呆住了。
“你说什么!”孙策一把就将丁奉给抓了起来。“刘玉带兵杀到了鄱阳郡?”
孙策这么一声惊叫,让周边所有人都听到了。
“什么?神武皇帝杀到鄱阳了?”
“这不可能!刘军大部队不还是在庐江么?长江可不是那么容易渡过的!”
“完了!咱们东吴要完了!”
“都安静点!小心你们的脑袋!”
东吴士兵们都开始议论纷纷。
恶魔宝宝:惹我妈咪试试【完结】
“主公,此乃宛陵太守送来的书信,请主公过目。前来传达的人就在末将身后,主公可细问。”丁奉连忙将刚才冯奇给他的书信递给了孙策,对于孙策的激动,丁奉就不在意,丁奉现在都在紧张之中呢。
孙策把丁奉给放开,迫不及待地将书信给打开。
周瑜靠近过来,和孙策一起观看书信的内容。
周围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孙策和周瑜这边,希望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事关东吴生死,没有人可以置之度外。
宛陵太守将自己收到并且核验之后的消息都写在了书信上。除了刘玉如何度过长江没有写在上面之外,其他的经过都有。孙策和周瑜两人沉默了。
他们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孙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刘玉之前不管建业城,还有司马懿的水军和攻下皖口的事情,全部都是要让吸引孙策的注意,把东吴在鄱阳湖的水军给吸引到皖口。这样一来,鄱阳郡就只有朱恒布置的防线了。刘玉只要打破了朱恒的防线,那么就能够长驱直入了。
事实上的确是如此。
“中计了!神武皇帝果然厉害!”周瑜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以周瑜看来,刘玉肯定是悄悄地将兵马往上游移动,而后选择了一个水流比较缓和的江道渡江。之前司马懿为首的刘军水军全部出动,目的不是想要打通长江的水路通道,而是为了给刘玉作掩护,另外的进攻皖口也是。东吴的注意力都在皖口这边,使得上游就被忽略了。只要没有东吴水军的阻碍,渡过长江只需有充足的运兵船就可以了。
周瑜的一声叹息,让旁边的孙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从苏醒过来之后,孙策就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东吴。可以说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困难,还多次出现变故,却一直让孙策看到了希望。现在刘玉杀入了东吴,所有人都吓怕了。连周瑜都为东吴的未来叹息了一声,孙策受到了巨大的内心打击。
周瑜看向了孙策,震惊地发现了孙策脸上居然有一丝绝望,暗道:“不好!伯符动摇了。”
“伯符!”周瑜大声地对孙策喊了一声。
全能凰妃
孙策的眼睛看向了周瑜,询问道:“公瑾有何事?”
周瑜看到孙策这样平平无奇的反应,内心就更加担忧了。之前孙策听到刘玉的消息可是非常的暴躁,现在这么的平静,根本就不寻常。
“我主吴国公在上,臣吴大都督周瑜周公瑾叩首!”周瑜很是严肃地对孙策一拜。
孙策被周瑜这么严肃给惊到了,急忙要扶起周瑜,说道:“公瑾,你干什么,快起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周瑜给吸引了。
周瑜没有起来,维持着跪拜的样子,大声地说道:“臣禀报我主!神武皇帝阴险狡诈,带领雄兵杀我军民,掠我土地,奴我子孙。臣代吴国上下军民百姓,恳请主公发兵,与刘玉决一死战!还我吴国一片朗朗乾坤!”
其他人也明白周瑜的意思了。
如今刘玉用了各种手段成功杀入东吴。摆在东吴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死战到底,一条就是投降。投降对孙策来说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死战了。周瑜发现孙策有了动摇,若是让其继续发展下去,恐怕就会丧失战胜刘玉的信心。孙策要是没有了信心,那东吴还打什么啊?周瑜知道孙策的性格,一直都是豪放和自信的,现在的压力太大了,孙策都动摇了。
孙策要是失去了信心,那东吴就没有指望了。
周围所有的人都给孙策跪下了,高呼道:“恳请主公与刘玉决一死战!”
在另外一边的张飞很好奇怎么那么多人给孙策跪下了,难道是一大堆人都不想孙策杀过来。距离有点远,加上张飞所在的地方风大,张飞无法清晰地听到下面的情况,只能够用猜测的。
孙策的头脑清醒了,他顿悟般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麾下将士都是眼神坚毅地看着自己。
“哈哈!”孙策大笑了起来,说道:“想我孙策继承先父之遗志,以弱冠之龄横扫江东,而立之年称公建国,当今天下与本公相提并论者,唯有那刘玉耳!现今刘玉帅兵前来,想要一举拿下本公的人头,灭我吴国!没那么容易!本公要和刘玉拼了!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刻下来的幸福时光
周瑜等人感受到霸气无双的孙策又回归了,不由得高呼道:“主公威武!”
迎难而上,才是真正的孙策。
孙策一转头,骑上了自己的战马,手持大枪,霸气地说道:“尔等听令!拿起你们的兵器,跟随本公一起向刘玉杀去!吴国不是北地、不是中原、不是荆州、也不是益州!刘玉想要在我们这里逞凶,瞎了他的狗眼!本公和诸位一起,把手中的利刃划向刘玉的喉咙,将他神武皇帝的威名,践踏在地上,化作乌有!”
“主公威武!”周瑜率先高呼了起来。
东吴将士们也高呼了起来。
孙策手中大枪指向了鄱阳郡的方向,带着大军迅速离开,往刘玉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在悬崖上等着孙策进攻的张飞傻眼,这孙策怎么回事,突然就离开了!
“奇了!孙策那么快速地离开了?难道是见无法攻破这里,选择了绕道?要是这样的话,孙策就只能从兄长哪里去了。”张飞寻思了起来,不知情的他只猜测到了孙策要绕道。
当然,张飞也担心孙策是假装撤退,然后在自己带兵下来的身后来一个回马枪。
这不是不可能!张飞自己就喜欢用这么一招。于是张飞决定在原地等候一下。约莫过了一刻钟,张飞发现孙策的大军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三年零班 流空
张飞总算是知道孙策不是回马枪了。
“咦?孙策去的方向也不是饶道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孙策不想打了?”张飞回想起来,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将军,孙策已经走远了。咱们接下来是?”张飞的副将前来汇报,并且请求指示。
寒門 禍害
张飞摸索了一下,他之前是想到在这里挡住孙策,没有想到其他的。
“咱们就留在原地。孙策十有八九是要回来的。咱们留在这里不吃亏。”张飞说道。
以刚才孙策对张飞的几次进攻都失败来看,这里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防守位置,留在此处不亏。
麾下将士听到张飞这个命令,倒是没有拒绝,他们也觉得留在原地是最好的选择。
孙策带领大军往着鄱阳郡方向飞奔而去,周瑜紧跟在他的身后。
“公瑾,谢谢你!”孙策突然间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周瑜轻笑了一声,说道:“说什么谢!吾还不知你么?刚才你就有点动摇了。如今没事了吧。东吴之主,小霸王孙伯符!”
孙策眼神很是坚毅,只见他淡淡地讲道:“你说的没错。吾乃东吴之主。吾之前都想和刘玉决战,这次刘玉主动送上门来,吾怎么可以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天下无敌的刘玉?吾孙策就要好好地领教一回了。”
听完孙策说的话,周瑜就可以百分百确定孙策是恢复以往的血性了。
“好!伯符你有此血性。吾周公瑾也舍命陪君子,和刘玉拼了。”周瑜斗志非常的高昂。
舞动干坤
孙策大笑道:“哈哈!就让咱们二人和刘玉来一次对决,看看刘玉有多大的能耐。”
周瑜同样发出了豪爽的笑声。
孙策和周瑜两人的笑声,在空气之中传扬。笑声之中,听起来有一丝的悲伤。或许这是周瑜和孙策最后的一次大战了。
在孙策进军的过程中,之前鄱阳郡、临安郡、新都郡等地的消息,陆陆续续地送到了孙策的面前。
结合所有的情报,孙策已经知道刘玉带领大军已经打穿了鄱阳郡,如今已经踏上了新都郡的土地。
“好家伙!真的是要和吾决战啊!难道他不怕自己的粮草不济,被吾所趁?”孙策口中的他就是刘玉了,他都懒得称呼刘玉的姓名了。
周瑜说道:“伯符,刘玉诡计多端,不可大意。刘玉带兵多年,比曹操还奸诈,他或许就是故意让吾等知道他的粮草问题!”
孙策被周瑜这么一提醒,倒是想起了刘玉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似乎还没有因为粮草问题而退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