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近身兵王-第2399章 你爲什麼不做地下之王?讀書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也对哈。”阿芙罗拉嘲弄的笑了笑:“契卡只对自己负责,愿意做什么,就可以做。血狮雇佣兵现在却要对联合国负责,如果联合国受到国际舆论压力,对你们采取什么措施,会让你们非常难受。”
“我们的情况跟你不同。”
“那么这让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做地下之王,像我一样逍遥自在,却要成为军事承包商,忍受各种各样的约束?”
“因为时代在变。”苍浩的回答很简单:“从古代战争动辄屠城,到近代确立一系列《日内瓦公约》,明确在战争条件下屠杀平民是犯罪,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际社会立法不得在战争条件下使用生化武器,从中可以看出其实人类社会一直都在进步。只不过,这个进步并非是一条直线,其中有很多波折和动荡,这非常正常。最近这几年,尽管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动荡,人类互相之间厮杀,还要面对病毒和各种超自然力量的威胁,但都只是人类发展当中的插曲而已,就像我说的一样,只是正常的波折和动荡。从大的方向上来说,人类社会将会不变的越来越规范,各类行为也会越来越尊重各种秩序,等到这一时期结束之后,人类将会迎来全新的格局。作为普通的那种地下雇佣兵,其实今后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我要为今后的世界改变自己。”
阿芙罗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明白了。”
“其实你也一样意识到这些。”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虽然你没有成立军事承包商,但你建立了合法企业,进行正规商业活动,一定程度上让契卡走出地下世界来到阳光下,只是方式跟我不一样。”
“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下。”阿芙罗拉决定支持苍浩:“不过你要给我一些素材。”
“这没问题,整个事件过程当中,我们在现场都有监控,拍摄大量视频和素材。”
“那就好。”阿芙罗拉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考验全球网民的智慧,他们能不能准确判断出真相。”
就像墨师说的一样,操纵水军控评对契卡系统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的,几大国际社交平台,迅速被有利于血狮雇佣兵的言论淹没,阿芙罗拉还让人专门写了一些软文,配发大量视频和照片,为血狮雇佣兵争取了很多支持者和同情者。
墨师一直都在关注网上舆论:“舆论这回事儿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刚曝出的时候,基本上是一面倒,等到各种信息越来越全面,就会开始出现分化,越来越多人加入对立阵营,到后期甚至可能主流言论完全颠倒过来,也就是所谓反转了。”
“这个我倒是发现了,关键在于有没有人,对契卡系统发动攻击?”
“没有。”墨师回答:“很奇怪,我们的链路依然被各种数据包堵死,契卡系统那边却没有被拥堵,我推测有两种可能性……”
優秀都市小说 近身兵王 線上看-第2399章 你爲什麼不做地下之王?相伴
“什么?”
“首先,契卡系统的架构与矩阵系统完全不同,本体是分散在一部部契卡系统手机上,包括在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和发言,也都是由一部部手机单独完成,这种超级分散的状态使得难以用那种数据拥堵战术。因为这意味着,要把整个国际互联网全部堵死才行,任何人都没有这样强大的算力,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有,当事方自己也要蒙受巨大损失,堵死整个互联网只是为了控评,未免得不偿失;”墨师顿了一下,继续又道:“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契卡系统到底怎么运作的,只有阿芙罗拉自己才知道,所以这就有第二种可能。对方担心可能暴露自己,所以才没这么做,这说明对方非常狡猾。”
苍浩冷冷一笑:“社交平台……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
“上一任以赛亚的重孙马歇尔。”
“难道和他有关?”
苍浩无法判断,这事儿是不是跟马歇尔有关,只能先找底波拉探一下底。
苍浩给底波拉打了一个电话,先是说了几句生活上的事儿,随后话锋一转:“上一次新任以赛亚就职典礼,马歇尔好像对我很有敌意,你说要找罗斯柴尔家族其他支系,跟马歇尔谈一下。”
“已经谈过了。”底波拉答应苍浩的事儿,一定都会办到:“马歇尔那边态度非常好,表示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不想再纠葛于当年的恩怨!”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不会骗你吧?”
“不会。”底波拉摇头:“罗斯柴尔德家族,对先知会一向忠诚,而且当年也是鼎力支持建立先知会的,先前从罗斯柴尔德家族遴选以赛亚不是没有原因。也就是说,上一任以赛亚固然很有能力,但之所以能够成为以赛亚,很大程度上也是借了姓氏的光。通过你我婚姻,先知会确立与血狮雇佣兵的同盟关系,罗斯柴尔德当然不愿意看到双方开战,先前我嫁给你也是得到罗斯柴尔德家族支持的。”
“原来如此。”
“还有,马歇尔是老以赛亚的重孙,中间隔了两代人,他们两个其实没怎么在一起过,马歇尔是自己的父母抚养长大的。”顿了一下,底波拉补充道:“马歇尔应该没有理由为老以赛亚复仇!”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苍浩杀死老以赛亚之后,罗斯柴尔德家族是什么态度?
因为成为以赛亚之后,就必须与原本家族切割关系,也就是说,罗斯柴尔德家族与老以赛亚不再有任何关系,所以对于老以赛亚之死,罗斯柴尔德家族没有公开表态,因为只要表态就是破坏了传统和规则。
至于这个家族内部是什么态度,外人就很难知道了,而且家族实在是太庞大,想来各个人的意见也不一样。
后来先知会决定把底波拉嫁给苍浩,罗斯柴尔德家族多数成员还是支持的,因为他们认为与血狮雇佣兵建立同盟关系,对自己家族和整个先知会都非常重要。
等到苍浩和底波拉完婚,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内,先知会主流态度是过去恩怨一笔勾销。
精品玄幻小說 近身兵王 txt-第2399章 你爲什麼不做地下之王?相伴
对苍浩如何杀死老以赛亚这件事,大家也不准备追究了,毕竟老以赛亚手上也不干净,甚至试图谋杀底波拉,这是有充分人证物证的。
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一个马歇尔,底波拉也不知道真相如何:“你为什么突然要问他?”
“你应该知道马拉喀什出了什么事把……”苍浩直截了当的道:“目前有利于血狮雇佣兵的言论,在社交平台上被大规模删除,而马歇尔正是这个社交平台的老板。”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底波拉提出:“要不我去跟马歇尔谈一下?”
苍浩媒体数据包拥堵的事,因为完全没有证据:“没必要谈什么,因为马歇尔肯定不会承认,搞不好还会打草惊蛇!”
“这么说你认定跟马歇尔有关?”
苍浩反问:“发生在马歇尔的社交平台上,跟马歇尔无关,难道我要去地狱找老以赛亚负责?”
“也对。”底波拉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无论如何,你要相信,我是绝对支持你的!”
对马歇尔的调查,暂时还没什么突破口,苍浩倒是迎来了调查组。
联合国表现出超高工作效率,第一时间组建调查组前往马拉喀什,调查血狮雇佣兵枪杀平民,而这个调查组的领导者竟然是陈全彦。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近身兵王 起點-第2399章 你爲什麼不做地下之王?讀書
陈全彦这个米国华人,先前背负联合国的任务,来找苍浩商谈,希望血狮雇佣兵成为联合国指定军事承包商,从中可以看出他对苍浩和血狮雇佣兵非常友好。
由陈全彦领导这个调查组,联合国方面的态度非常明显,是偏袒苍浩这一边的。
不过,这个调查组需要实际接触现场,不但要跟血狮雇佣兵深入接触,也要听取控方意见,也就是说,跟库图尔提那边同样要打交道。
陈全彦抵达当地之后,会同事件三方开会。
因为周围没有城镇可以下榻,虽然马拉喀什已经被收复大半,但到处都是废墟,所有酒店都不能使用。
于是,苍浩在血狮雇佣兵营地,临时腾出几个帐篷,给调查组用。
也就是说,调查组住在血狮雇佣兵这里。
苍浩早到了一会儿,于是跟陈全彦谈了一下。
因为没有外人,所以谈话也非常方便,不需要顾忌什么,因为库图尔提也没来。
“由我领导调查族,你也知道是为什么了……”陈全彦很是感慨:“联合国必须支持你,如果这一次你真的被该国扳倒,受损失的不只是血狮雇佣兵,联合国方面也要蒙受巨大的指责。”
“我很高兴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联合国没犯糊涂。”
“让我说一下调查组成员情况吧,他们的国际和种族构成,对调查结果有很大的影响。”陈全彦介绍道:“总共十二个人,包括我在内,最多的是华夏人,总共有四个。我们尽可能的降低非洲调查员的比例,因为他们做出的判断,很显然会不利于你,最后在调查组只有两个非洲人,而且跟米国社会关系非常密切,至少也会保持中立,应该不会找你的麻烦。”
火熱都市异能 近身兵王 起點-第2399章 你爲什麼不做地下之王?閲讀
“其余成员呢?”
“全都来自欧美。”陈全彦回答:“他们内部立场比较复杂,米国那边支持你,法兰西那边态度含糊,英伦也没有明确表态。”
“知道了。”
“这事儿你不需要自责。”陈全彦很认真的提出:“你自始至终没有做错什么,根本是该国给你下套,而这种圈套让人防不胜防,你上当也很正常……不对,应该说在这种情况下,你肯定要上当,任何人都躲不过。”
苍浩也是这么想:“没错!”
“我们要对国际社会做出彻底变革,而你有这种变革的能力,所以联合国才会找上你!”陈全彦语气深沉:“但这种变革必定不是一帆风顺,而是肯定会有很多波折,遇到传统守旧势力的阻击,这一次就是!”

zf6ps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兵王-第2373章 現實版的《甄嬛傳》看書-iz1a2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庞劲东猜到了真相:“不用说了,最大的嫌疑对象,就是现任王后,因为新王妃得宠威胁最大的,正是这位王后。”顿了一下,庞劲东补充道:“听说先前一场抗议活动,国王带着王妃从后门溜走了,把王后一个人扔在了抗议人群当中,可以想见王后内心有多么的不爽。”
“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甄嬛传》。”苍浩一个劲摇头:“不对,比《甄嬛传》可好看多了。”
“如果是其他事情,估计新国王也就给他赦免了,但侮辱他父王的照片,这事儿可没法忍。”顿了一下,庞劲东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现在的问题是,新国王有没有觉察到,王妃是被人陷害的。”
“你倒是提醒我了,有一件事情,应该马上让差瓦立去做。”苍浩立即联系差瓦立:“王妃被废黜,你怎么看?”
“陷害!”差瓦立直接就回答:“我正在搜集证据,证明王妃是无辜的,这个王妃可是我费尽心思才培养出来的,可不能就这样被打入冷宫。”
“国王身边有没有你的人?”
“当然有了。”差瓦立狡猾的一笑:“经过先前那么多事,我当然要吸取教训,在陛下身边安插几个自己人,这还不是应该的吗。”
“只要掌握了足够证据,通过你安排的人,立即检具王妃是被陷害的。”顿了一下,苍浩补充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跟王妃通个气儿……”
“怎么通气儿?”
北孤忆 大漠悲狐
“虽然说她事实上确实是你培养出来的,但她并不知道所有这些事,背后的争斗,以及跟你有什么关系。”苍浩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把这位王妃变成自己人:“她现在深陷囹圄,从高位瞬间跌落下来,内心一定沮丧焦虑,试图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我们给她送过去救命稻草,但她必须清楚救命稻草是谁给的,为了报答以后也要专心给我们做事。”
如果不是苍浩说出来,差瓦立先前还真没想到这么做:“对啊,应该把王妃培养成我们自己人,这样一来,以后我们对国王的影响力,可就更大了。”
差瓦立马上就开始操作了。
整件事情当中最难的,是如何跟王妃取得联系。
王妃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不过生活条件倒是不错,跟普通犯人绝对不一样,独自住着一个设施齐全的房间,每日三餐都有丰盛的食物,甚至还可以看电视和打电话。
而且,还有几个佣人专门伺候,王妃人和事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只不过没有自由。
但整个监狱都处于王家军控制之下,尤其王妃刚被送入,就处于提轮严密监视之中、
提轮对王妃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定时向王后那边汇报:“她整个人憔悴了很多,几乎瘦了一圈,完全没有往日的风采,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一个人啊,如果从高位摔落下来,其实倒也没什么。但如果是从底层爬到高位,没有几天的时间就摔落,而且比过去的境遇还要更惨,这种沉重的心理打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说到这里,王后重重哼了一声:“如果她老老实实,去做一个平民家的女孩,也就没有今天的悲惨了,做人切不可野心太大。”
差瓦立深表赞同:“无论如何,这个人只要活着,对我们就还是威胁。”
“你的意思……”
“如果有一天,她不慎吃错了东西,食物中毒身亡,对大家来说都好。”提轮冷笑着道:“她自己解脱了,而我们也不用再担心任何事,陛下也就少了点烦心事。”
“有机会吗?”
“王妃的当下生活是这样,身边有两个佣人,三餐是御用厨师烹饪。监狱当然有很多警卫,全都是我的人,但陛下下令警卫不得靠近,所以王妃在身边找不到什么机会……”提轮其实早就想好应该怎么做了:“但是呢,王妃吃的东西从厨房到住处,却是由警卫负责传送的,在这个过程中就可以做手脚了。”
“那你安排吧。”王后非常满意:“最好制造成食物中毒,不过也要防止真相被揭穿,这个王妃要是死了,陛下肯定非常伤心难过,要求彻查。如果真的查出真相,一定不能牵连到我们头上,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提轮当然明白:“我不会直接下令的,而是让手下找两个替罪羊负责投毒,如果陛下真的知道了真相,让这两个替罪羊把罪名全都扛下来,就说愤恨王妃勾引导致国王不理国务,他们只是清君侧。我会安排好他们的家人,给足够的赡养费……”顿了一下,提轮补充道:“不过,这样安排起来需要点时间,不可能马上就有效果。”
王后反正已经等了好几天,再等几天也无所谓:“我等你的好消息。”
“还有运河城那边,殿下认为应该怎么办?”
“陛下完全不提运河城了,但也不能让那边太逍遥,一定施加点压力。”
“我可以在边境进行两次演习。”提轮提议:“这是我的权力范围内,既可以向运河城展现我们的实力,同时也不至于让陛下不高兴。”
王后非常满意:“你去安排吧。”
王家军多年来以腐败低效闻名,也正因为如此,常年无法肃清南方分离势力,至今南方还有很多地方属于战区。
一念 永恆 小說
但是,在国家大事上腐败低效的同时,如果是为了个人利益,王家军却有着惊人的效率。
科幻 小說
仅仅几个小时之后,两支王家军大部队沿着边境展开,轰轰烈烈进行起了演习,而且演习还是进攻态势,矛头正指向运河城方向。
庞劲东没有公开表态,只是要求安全部队保持克制,尽可能不要与王家军发生冲突,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绯色婚宠,霸道老公钻石
王家军那边见安全部队毫无动作,胆子越来越大,甚至有那么几次,紧擦边境而过。
庞劲东的原则是,只要王家军没有进入边境,就当什么都没看见,随便我就怎么折腾都行。
苍浩和庞劲东眼下的希望,全都放在差瓦立那边,然而接下来两天时间里,差瓦立竟然失联了,所有联系方式全部中断,没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我是道门天师 无限循环
事实上差瓦立是去见王妃了。
虽然囚禁王菲的监狱在王家军控制之下,但差瓦立统领内阁这几年也不是在吃闲饭,在各个领域扩张自己的势力,覆盖到了方方面面,所以这座监狱也有差瓦立的人。
不过,差瓦立的人并不是监狱守卫,而是后勤工作人员,包括给王妃料理膳食的厨师和佣人,也包括提供食材的供货商,可以说,王妃日常生活整个链条都在差瓦立控制当中。
而这些人的当中,有那么一个跟差瓦立脸型相仿,这个人可以近距离接触王妃。
差瓦立先前去见苍浩和庞劲东,经过巧妙的化妆,看起来跟本人完全不同。
随着化妆技术的不断提升,当前还出现了“仿妆”,在各种视频平台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把自己化妆成为各路名人,看起来惟妙惟肖。
差瓦立就做了一个这样的仿妆,让原来那个人躲在家里不出名门,自己则冒充成工作人员,成功潜入王妃身边。
借着王妃用餐的功夫,差瓦立表明身份,与王妃之间进行了几分钟的谈话。
也就只有几分种而已,毕竟王妃处于监控之下,差瓦立没有太多时间,只能在最短时间内说明来意。
水晶翡翠白玉汤 伯研
等到一切都已经落实,差瓦立离开王妃那里,这才联系了苍浩,讲了一下始末原委:“王妃答应跟我们合作了。”
“太好了。”苍浩终于松了一口气:“想来她身陷囹圄,前途未卜,随时都要为性命担忧,只要有人能够救她出去,她肯定要答应。不过,这也有一个问题,权力毕竟可以改变人性,等到她有一天真正掌握了权力,可以颐指气使统领天下的时候,她未必还愿意被别人控制。”
“难道她还会跟我们翻脸?”差瓦立对此毫不在意:“是我让她成为王妃,又是我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她,她如果聪明就不要背叛我,否则我还可以把她打回原形。”
苍浩对这个表态还算放心:“那就好。”
“关于王妃侮辱先王这事儿,我也掌握了足够证据。”差瓦立面见王妃的同一时间里,还做了其他事情:“我提取了先王照片上的指纹,结果根本没发现王妃的,也就是说,王妃没有接触过这些照片。在王宫中工作的所有人,都登记有指纹,我进行了对比,发现照片上的指纹与一个女佣完全吻合,毫无疑问,照片就是她藏在王妃房间里的。只不过,除此之外没其他证据,也没能找到目击者……”
“这已经足够了。”苍浩马上想到应该怎么做:“安排你的人,马上向国王检具,就说亲眼看见这个女佣,拿着国王照片鬼鬼祟祟进了王妃的房间。记住,一定要让这个人说,自己当时非常忙,根本没怎么上心,所以没记住具体时间,只要被问起细节就一概说忘了。毕竟他是一个虚假证人,根本不掌握真实情况,如果进行深入调查,肯定在细节上露馅。”

v2wgt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近身兵王-第2372章 宮鬥閲讀-auya1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说起来,这位王后倒也真有点母仪天下的风范,挥手向抗议人群致意,虽然明显显得有些慌乱,但大体上还算得体从容。
在卫队的努力护送之下,王后最后终于从抗议人群中脱身,平稳回宫。
说起来,抗议者仍然忌惮王室的威严,也只是围着喊上几声口号而已,不敢真对王后的车队做什么。
就在王后回宫之前,国王带着王妃,早就已经回来了。
王妃惊魂甫定,一张脸白的如同纸,依偎在国王怀里瑟瑟发抖。
惊世鬼妃之琼华之恋
而国王极尽体贴关怀,不时宽慰几句,还许诺给买一堆奢侈品,最后终于把王妃逗得喜笑颜开。
王后看在眼里,气不打一处来,向国王简单问安之后,就回自己的住处了。
帅帅少爷们惹人爱 裴茜茜
暹罗王室富甲天下,每个王室成员都有大批资产,包括固定产和金融资产,而且不是所有资产的来源都见得光。
这位王后上位之后,利用王室资源也没少给自己积累财产,只是在曼谷就有多处奢华宅邸,而很多宅邸连国王都不知道。
王后去了一处这样的秘密宅邸,然后召见了一个人,正是提轮。
苍浩的判断没错,提轮是王后的党羽,没人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结一起的。
提轮奉召秘密觐见,内心多少有些既惊讶,因为这些宅邸虽然属于王后所有,但王后其实很少住,因为有些宅邸来源并不合法,不想让国王发现。
王后平常召见提轮,虽然都是在各种秘密场所,但不会是王后自己的宅邸。
提轮知道这些宅子的存在,不过自己还是第一次来,所以很小心的问了一句:“殿下今晚为什么要在这?”
王后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当然要选个秘密所在,过去不也一样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提轮干笑两声:“国王陛下不知道这处宅子,我是担心被国王陛下知道。”
“你觉得陛下现在还有空关注我吗?”王后冷冷一笑:“以前呢,我经常要出现在陛下的视野里,于是那都不敢去,唯恐陛下召见的时候不在。现在好了,人家有了新人,哪还顾上我,我也就自由了。”
提轮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吗……”
“反正这宅子买了很长时间,我都没怎么住过,正好享受一下,今晚就不回去了。”王后说到这里,脸色一变:“你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你和陛下参加佛事活动,回程的时候被抗议人群包围了……”提轮说到这里,面容浮上一丝杀气:“这些草民就应该杀上一批,震慑一下整个国家,不要对王室不敬!”
王后非常清醒,也非常理智:“你并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虽然老国王饱受爱戴,但王室制度存在很多问题,多年下来民怨颇深。民怨积累到一定程度,肯定是要释放出来的,如果简单的通过严刑峻法进行压制,结果只会让民怨越积越深。”顿了一下,王后很感慨的补充道:“再加上陛下不争气,民怨现在正好有了释放口,不过最近这一系列事件,应该不是偶发的,而是有人在策划。”
提轮不明白:“怎么讲?”
“先是传说某地发生超级黑死病,几天之后被查清楚其实只是流感而已,你有没有发现,流感爆发地是非常偏远的地方,这样就导致信息传递非常慢,从传说出现疫情到澄清真相中间有一个时间间隔。也就是在这个间隔期间,我们这位国王慌忙去了德意志,再然后国内就爆发了对王室不满的抗议……”王后说到这里冷冷一笑:“这些事在正常情况下也可能会发生,但各种因素需要一个很长的积累过程,如今确实在短时间内密集架爆发,如果说没有人幕后推动是不可能的。”
“让陛下去德意志的是差瓦立,难道差瓦立就是幕后主使?”
“如果发现跟他有关,我一定杀了他,但这只是我个人怀疑,缺乏足够证据。”王后站起身在房间来来回回的走着:“这一次街头运动,已经明确提出改革王室制度,这可是对王室的大不敬,如果能够查出这跟差瓦立有关,我就可以设法搞死差瓦立了。”
提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发动这样一场运动,需要耗费大量资金,那帮草民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背后必然有金主支持,差瓦立的嫌疑最大。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从资金方面着手搜集证据……”
“这个主意不错。”王后非常嘉许提轮的头脑:“发动这样规模的运动,需要的资金量非常大,不是小钱很容易隐藏,必然留下很多痕迹。”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提轮试探着问了一句:“关于运河城那边……”
“运河城是一个聚宝盆……”王后的表情变得非常复杂,掺杂着贪婪、失落和不甘诸多情绪:“其实我不准备收回主权,因为运河城如果放到我们自己手里,根本产生不了这么大的经济价值。问题是运河城过去是差瓦立的地盘,毫无疑问对差瓦立有很多利益输出,我们完全可以取代差瓦立,把利益拿到手里。此外,我们也应该扩大自己的权力,不能让那些华夏人在运河城决定一切,这才是我劝说陛下对运河城采取措施的初衷。但是,陛下现在的状态你也看到了,每天搂着新王妃花天酒地,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事,我曾经提醒过两次运河城的事应该进行下一步了,可他根本听不进去……”
“我们该怎么办?”
全球自走棋 叶小鱼儿
“对运河城做任何事,都必须是陛下亲自出面,只有陛下才有这样的力量。其他任何人都不行……”王后不住摇头:“我不行,因为我的身份,就不允许干涉国政。你们更不行,王家军先前与运河城那边一系列冲突,最后全部都以失败告终,事实已经证明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这次选美是差瓦立的主意,大概为的就是选出几个美人,迷惑陛下的理智。”提轮只要想到所有这些,就恨得牙痒痒的:“其他人我不管,但眼下这个新王妃对我们阻碍太大,我们要想继续原来的计划,必须扳开这块绊脚石。”
“你有什么主意吗?”
提轮还真有:“只要她犯下十恶不赦之罪,无论陛下怎样宠爱她,都必须把她废黜。”
“什么样的十恶不赦之罪?”王后非常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你说的这个主意,其实我也想过,但这个王妃家事清白,个人和家庭都没什么不光彩的勾当。”
“殿下调查过王妃?”
“不但调查过,她身边还有很多我的眼线,我对她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清楚。”王后轻呼了一口气,又道:“当然了,在王妃这个位子上坐稳之后,她肯定跟所有有权有势的人一样,用尽各种方法给自己捞取好处,不过这个女人很聪明,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没有把位子坐稳,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有什么大的举动。”
“她自己没有,我们可以帮助她有……”
“设局?”王后觉得这个主意不可行:“这需要的时间就太长了!”
“普通经济类的问题,陛下很可能赦免。”提轮满面阴笑:“所以,我们需要找个陛下无法赦免的事情,而且这样的事情做局还非常简单,只是几分钟就可以了。”
十里梧桐寻玉缘 邳家轩
王后愣住了:“什么样的事情?”
“比如轻慢王室。”提轮已经想好该怎么办了:“只要我们弄几张先王的照片,放在她住处的卫生间或者鞋柜之类的地方,然后被人不经意的发现,她就完蛋了。她身边你不是有殿下的眼线吗,操作起来就更容易了,真的就只需要几分钟。”
“果然是好主意。”王后哈哈大笑起来:“为什么我先前没想到。”
在提轮提议之下,王后很快着手操作了,结果就在第二天,王室爆发出特大丑闻。
王妃身边的一个佣人,向国王举报王妃轻慢先王,还经常私下说先王的坏话。
国王刚开始不相信,带人亲自去查验,结果还真就在一些肮脏的地方,发现了先王的照片。
前面曾经提到过,王室在暹罗的地位至高无上,甚至有人曾经因为说国王的狗不好看而被判刑,更不用说王室成员自身了。
桑 玠
工业霸主德意志
国王的画像不能随意处置,甚至在公开场合,都不能指指点点,而是要毕恭毕敬。
王妃有没有话说先王坏话,当然没办法查实,但先王照片被侮辱,却是证据确凿。
国王勃然大怒,也不听过王妃解释,直接下令削去王妃头衔贬为平民,然后扔进监狱了。
王妃就这样倒台了,王后和提轮满心以为,终于可以让国王把心思放在运河城上面,万万没想到的是,王妃一案沉重打击了这位国王的情感,更没有心思处理政务。
也就是王妃入狱的同一时间,国王坐上私人飞机又去了德意志,而且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连王后都是后来才知道。
消息传到了运河城,庞劲东非常惊讶:“这就是传说中的宫斗吧……毫无疑问,这个王妃是被栽赃陷害的,就算她真的对先王不满,也是私下发发牢骚,不可能在王宫住处侮辱照片,我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没这么笨。”
“这个女人当然不笨。”苍浩冷冷一笑:“选美的佳丽那么多,为什么唯独她获得国王欢心,未必是因为她最漂亮,我倒觉得可能因为她手段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