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韓娛之崛起 我們大家-第兩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要跳舞嗎看書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韩娱之崛起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李梦龙真的是来视察,也不见得有人会相信的,更不用说这还是个借口。
“偷看我们练舞就直说嘛,不会有人笑你的!”
金泰妍仿佛是察觉到了报复的可能呢,在这边循循善诱道:“想看我们私下跳舞的人特别多呢,真的不差你一个的!”
这句话粗听下来到没什么问题,哪怕是仔细去思考也貌似很是合理,她们是谁,少女时代啊!
就不说那些宅男了,哪怕是女粉丝,想要看少女们跳舞的人也绝对大把大把的。
李梦龙恰好有这种机会,过来偷看一下真的很容易被人理解呢!
难得的被金泰妍忽悠了一通,李梦龙都想着下意识要点头了,不过余光却发现倒扣在金泰妍面前的手机,这手机貌似刚刚是正面朝上的啊。
略微脑补了一番,李梦龙敢肯定这手机一定正在录音啊,一旦他承认了金泰妍的说法,这一世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
别看金泰妍刚刚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似得,但有道理的话多了,要结合事实才管用呢。
最为简单的,只要付出努力就会有收获,但有多少人真正的在努力呢?这努力有多辛苦,说出这句话的人知道吗?
具体到金泰妍这番说辞中,粉丝们可以理解的前提是基于所有人都无法这么干。
既然仅限于大家一起在脑海中想想,那似乎也没有群起而攻之的必要呢,再说也没有证据不是。
但李梦龙此刻就不同了,金泰妍刚刚的问话那就是大坑的,尽管联系着上下的对话还可以勉强分辨,但剪辑这种手法,他李梦龙也很熟悉。
他甚至都能想象到这些话该怎么剪辑,而后才能把他营造成一个铁打的渣男形象,这不难的!
甚至都不用金泰妍亲自动手呢,只要把这段对话放出去,相信会有很多不理智的粉丝来围攻李梦龙的。
他们仅仅是想想都感觉很是犯罪呢,李梦龙凭什么就真的干出来了,这吃独食的行为很招人记恨的。
尤其还不是背着一个两个人吃独食,而是背着成千上万乃至百万的人吃独食,他李梦龙不怕被噎死吗?
满含深意的看了金泰妍一眼,李梦龙立刻转变了口风:“你在说什么?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毕竟也是为了电影做宣传嘛。”
金泰妍脸上的期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了下来,尽管她知道似乎已经不可能坑到李梦龙了,但她还想做出最后的尝试呢。
“那也好啊,既然如此,我们现场给你单独跳一遍好了,你可要好好看着啊!”
这简直是没完没了啊,如果说前面那个是大坑,现在就是个小坑了。
他李梦龙何德何能,能让少女们单独给他跳舞,这是不是滥用职权?是不是职场欺压?是不是不把百万夙愿放在眼里?
李梦龙都能想象到这段话被放出来后的腥风血雨呢,很多时候明星身边工作人员的行为都会被放大的,遭殃的也不在少数。
可以说平日里不仅仅是李梦龙在保护少女们呢,少女们在这方面也特别照顾他呢。
否则就以李梦龙这脾气,说不定早就和粉丝们打了不知多少次呢,还能获得什么第十人的称号?做梦去吧!
为了维护这来之不易的好形象,李梦龙自然不会掉进坑里:“这不是还有允儿嘛,怎么就是给我一个人跳了?”
把允儿拉出来证明下自己的青白,李梦龙随后才催促道:“不是要跳舞嘛,我已经准备好了,开始吧!”
之前那是看到了复仇的可能,所以金泰妍才兴致勃勃呢,但现在情况又不同了,给他跳舞?他李梦龙的脸怎么就这么大呢?
“你当这里是餐厅吗?我们是服务员吗?随你呼来喝去的吗?”金泰妍没好气的反问道,潜台词自然就是哪凉快哪待着去,老娘不伺候了!
这就有些可惜了嘛,李梦龙对于少女们跳舞确实还是很感兴趣的,正好电脑上还有她们刚刚拍摄的视频,好奇的点了进去。
虽然金泰妍几人嘴上没说什么,但还是凑了过来,毕竟某种程度上,她们还是很在意李梦龙的意见呢。
当然说成是等待他的无脑夸奖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在这方面,她们是真的有自信啊。
只是李梦龙撇嘴是什么意思?视频看了一半就不看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之前找李梦龙麻烦还算是私怨,那现在金泰妍完全就是出于一颗公心了,李梦龙是不是瞧不起她们啊!
“呀,你最好给我说出个子丑寅某来,否则这事没完!”
面对金泰妍的威胁,李梦龙到没有慌张,毕竟他又不是装的,仅仅需要实话实说罢了。
“到不至于不好看,只是没有想象中的精彩而已。”
“完了?说详细点啊!”一旁的帕尼都听不下去了,这种事不好开玩笑呢。
可惜的是李梦龙真的也没开玩笑啊,虽然他对这方面懂得不是很多,但以普通人的视角也能说出来好多。
“首先因为只有你们三个人,走位无非就是从边上到中间,没什么看头的;其次这舞蹈动作本身也有点幼稚啊,确定这需要拍个练习室视频吗?”
如果李梦龙是胡说的倒还好,可惜的是现在他说的都是大实话呢,而且是几个丫头都承认的。
不过这里面可以解释的就是了,三个人的舞蹈当然没有多复杂的走位了,舞台上的效果靠的更多是伴舞呢。
至于说动作本身,确实是简单了一些,当时主要是想突出几人的声音,毕竟这个组合主打的卖点还是三位主唱嘛。
其实这首歌本身当作抒情歌来唱都没问题的,不过算是为了市场而做出的妥协吧,最终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不过论起舞台上的效果而言其实不赖的,李梦龙之所以会嫌弃,是因为刚刚的版本完美规避了舞台的所有优点。
不过无论如何,她们被李梦龙嫌弃了这是事实呢,而且是在她们最为自豪的方面。
金泰妍都想直接一个电话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呢,让李梦龙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刀群舞,什么叫做走位全靠飞!
不过怎么想都有些过于小题大做了呢,他李梦龙有这么大的面子吗?至于为了他的质疑搞出来这么大的阵仗吗?
毕竟他又不是什么大奖的评委,他认为是否精彩很重要吗?甚至金泰妍都觉得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呢。
“你又不懂这些,赶紧下去工作吧,这里不需要你的!”金泰妍挥着手一脸的不屑,觉得和李梦龙讨论这些很是掉价呢。
徐贤都准备起身送李梦龙离开了呢,毕竟在她看来整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只不过李梦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非要在这个问题上硬刚一波,他什么时候对舞蹈也有所研究了?
尽管李梦龙确实也能扭那么两下,但非要说有研究就过了,而且和少女们相比,他就是个小学生呀。
少女们这混合着怀疑和可怜的目光彻底戳中了李梦龙那根较为敏感的神经,哪怕是他作为普通人,就不能参与讨论了吗?
“不好看就是不好看,而且舞蹈这么简单,和会不会跳舞有什么关系?能做广播体操的人都能跳呢!”
李梦龙的意思是想说明这舞蹈相对而言动作是真的简单,只是听在金泰妍耳中,这是有几分要挑战的意思啊。
“怎么说啊,你也要来试试?”金泰妍嗤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啊,这舞蹈看着简单,但也不是你能驾驭的。”
金泰妍倒也没有完全说谎,毕竟整个舞蹈别看简单,但绝大多数动作都偏女性化,特别妖娆的那种,李梦龙能学得来?
眼看着李梦龙就要点头同意了呢,身后的允儿终归有些不忍,尤其是看着李梦龙那红彤彤的手背。
于是乎允儿冒着巨大的风险,在后面扯了下他的衣摆,这就是允儿能做的全部呢,指望她出面就算了吧,她还没活够呢。
允儿这动作确实起到了作用,不过和她想象的却有些区别呢,李梦龙竟然认为这是她在主动请缨,这是什么见鬼的思维方式?
“允儿认可我的想法对吧?咱们两个一起来跳给她们看看,这舞蹈不是有手就能跳?”
允儿整个人都惊呆了呢,李梦龙自己作死也就罢了,怎么还非要拉着她一起呢?
她那是主动请缨?分明就是制止李梦龙往坑里跳啊!
先不说这舞蹈能不能跳明白,关键是跳的好没有好处,反而会惹得金泰妍这几位没脸见人,而一旦跳不好,那妥妥的就是嘲笑呢。
既然怎么做都不讨喜,为什么还要答应,不知道二楼还有很多人等着他嘛,那帮人的加班费也很贵的呢。
“没关系的,耽误不了多久,这舞蹈看上两遍就足够了!”李梦龙大包大揽的说道。
毕竟在他看来这舞蹈也没有什么走位,动作本身几乎就是在摆pose,他真的感觉很简单呢。
这下就连徐贤都不打算过去劝说了,因为她无论怎么看都要站在金泰妍这边啊,李梦龙挑衅的人里也包含了她呢。
按照李梦龙的要求,倒计时三十分钟开始后,金泰妍三人就坐在一边充当人肉背景板了。
至于他和允儿则旁若无人的学习,在计时开始之后,允儿也就认命了,这种情况下不能当墙头草的,没有好下场呢。
于是乎允儿只能全心全意的来帮助李梦龙,简单看了一遍舞蹈,以前还没觉得,这么看起来确实不难啊。
甚至允儿直接就对着视频跳了起来,似模似样的不说,感觉还有几分妖娆的美感呢。
这下轮到金泰妍几人脸色不好了,好在允儿只是特例,她学的不快、不好才该挨骂呢,现在都是正常表现。
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李梦龙,而李梦龙也用实际的表现让金泰妍安心了,这货那叫跳舞?老年人广场舞也不是这么个跳法啊。
李梦龙此刻才知道自己有些孟浪了,果然很多东西都是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
那些看似简单的舞蹈动作,在少女们的表现下是尴尬中透着美感,而李梦龙这里则完全是窘迫中套着狼狈外加难堪!
允儿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就知道是这样呢,如果舞蹈真的和广播体操一般,她们当练习生那么多年在练什么,广播体操吗?
舞蹈里面的细节真的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完的,力量、柔韧尤其是对肢体的控制能力,这都是需要时间去打磨的。
舞台上爱豆们看似随意的表演,都是有多年的练习作为根基,李梦龙这么随随便便的上来跳舞,能跳明白才见鬼了呢。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但允儿却觉得无比漫长呢,她现在嗓子都是哑的,实在是气不过啊。
李梦龙这不是在和金泰妍斗法,完全是来消遣她林允儿的呢,故意对着干是不是?
“手指分开呀,我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弄成巴掌,你要打谁啊?”
面对着允儿的怒吼,李梦龙则暗暗低着头,实在是没有反抗的勇气啊,真的是丢人呢。
不是他故意抗拒允儿的建议,而是脑子知道了,但手却怎么也不听指挥,他也很是冤枉的。
那边的金泰妍和帕尼都快笑抽过去了,徐贤也是眼角含泪,憋笑真的没有那么容易呢。
好在时间到了,否则徐贤都怀疑她是不是最终要被送去医院呢,史上第一个因为憋笑而晕倒的爱豆?
实在是不敢让李梦龙继续了,一方面是为了她徐贤自己的身体,一方面也是为李梦龙解围,他的状态也不太好呢。
“oppa在这里陪我们一会就可以了,你快点下去吧!”
李梦龙自然是从善如流,只是他想要灰溜溜的逃走,也要问问金泰妍同不同意啊:“都练了这么久了,不认真的跳一遍多可惜!”
“没有这个必要的!”
“怎么没有,你不是说为了电影宣传嘛,还有什么比导演和演员一起跳舞更好的宣传吗?”金泰妍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话,堪称是绝杀啊!

tlls0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韓娛之崛起討論-第兩千兩百九十五章 犧牲鑒賞-b4mw6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韩娱之崛起
帕尼是真的下了力气呢,关键是她以为整件事都是个玩笑的,最起码李梦龙第一下也会躲一躲啊,谁知道对方那么实在,这一声脆响着实是又把帕尼吓到了。
这真的不是因为帕尼胆子小,换做任何一个少女们过来都会差不多的,看着自己那红肿的手掌,感受着传来的丝丝痛意,帕尼都不知道对面李梦龙是个什么感觉了。
饶是李梦龙的脸皮可以厚成城墙,但依旧要遵守些最基本的法则啊,比如说当被人扇巴掌时,他的脸一定会比对方的手更疼的。
果不其然呢,对面李梦龙的脸颊已经有些肿了起来,一个清晰的巴掌印痕迹分明的印在上面,话说认识这么多年了,帕尼第一次见到李梦龙如此狼狈呢,结果还是因为她!
这眼泪很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一方面是吓得,一方面也是有些心疼,伸出手试图摸摸对方的脸颊:“你怎么也不躲一下啊!你是不是傻!”
李梦龙现在脑子也有些嗡嗡作响,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帕尼真的这么虎啊,不说大家彼此作假,但稍微留些力总是没问题的吧,在这边打仇人呢?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就没有意义了,毕竟打也打过了,再说也是李梦龙张罗起来的,全程他应该负主要责任啊,尤其是帕尼又哭了出来,让他连埋怨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意思了,就当是给脸部按摩了!”在无法指责帕尼的情况下,李梦龙也只能选择充当硬汉了,好歹也能收获点帕尼的崇拜不是。
可惜的是帕尼现在哪里还有这种情绪,已经急忙去找药箱了呢,当然更合适的其实是一些她们用的消肿物品,不过帕尼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罢了。
腹黑娘亲带球跑 桐歌
这一巴掌挨得那是实实在在,既然自己受了委屈,李梦龙就更不会放过那帮在群里口嗨的人了。
跟着老爸有肉吃
先是把视频存了下来,随后又对着自己一通的自拍,虽然每天和少女们厮混在一起,但李梦龙的自拍技术依旧没有什么进步,各种死亡视角都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李梦龙又不是拍什么宣传照,甚至都不是给粉丝们看的,只要拍下来应有的细节就好,在没有任何作假的情况下,李梦龙自然要给出绝对的证据。
把这些都整理完毕后,李梦龙就开始在群里轰炸了,说实话当看到这一组照片和视频的时候,群里的大家已经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了,而是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这是谁发的照片?大半夜的来这边吓唬人合适吗?”
“看起来像是李梦龙啊,这是想让我们拿来辟邪吗?”
“大家仔细看一看,似乎照片里的李梦龙被打了呢!”
有了提醒之后,大家自然认真了几分,不过依旧不太相信,不是他们高看自己啊,李梦龙凭什么给他们发这种照片,就是为了满足下他们的恶趣味吗?
“这照片不是ps的,大家可以看那个视频,帕尼都出镜了!”
“靠,竟然来真的?这一巴掌看的都脑仁疼!”
“不是,这是干什么啊,扇巴掌挑战吗?我们每个人都要录这么一段?”
李梦龙在这边看着飞速闪过的留言,很是佩服这帮人的记忆力啊,合计着十几分钟前的发言就忘记了是吧?好在他还保存有证据,那就让他来好心的提醒一下这帮人呗。
于是乎李梦龙把刚刚他们口嗨的截图都发了过去,并且一个个在那边点名:“加班费就不给你了;这个工资我会替你捐掉的;倒立的那个,我不是不讲道理啊,可以等你有排泄的冲动时再表演!”
随着李梦龙再次出场,大家总算是反应过来事情的经过了,合计着李梦龙看到了他们的口嗨,为了让他们丢脸,竟然不惜自己找人扇了一巴掌,何必呢!
这真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李梦龙拼着自己受苦也要拖他们下水?公司缺他们那点的加班费和工资吗?但对于个人来说,这笔钱会让他们很心疼的。
不过当大家看到李梦龙最后点名的那位后,突然觉得破财消灾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啊,否则当时万一说出日五档电风扇的许诺,这下半辈子还怎么生活?
至于说反悔嘛,大家至少现在还没这么想过,李梦龙一个公司大佬都能亲自下场了,他们也不应该玩不起嘛。
只是在心里某个角落中,这帮人也有些阴暗的小心思啊,大家都迫切的想要看看那位倒立拉屎的要怎么办,大家都遵守承诺了,那对方似乎也就没有毁约的借口啊!
帕尼提着药箱跑下来时,就看到了李梦龙在那对着手机傻笑呢,尽管时不时的因为脸颊的刺痛进而倒吸着凉气,但依旧不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只是在帕尼看来这就是傻了的表现呢,她的一巴掌有这么大的威力吗?这不会李梦龙的后半辈子都要她来负责吧,这样一来她要攒双份的养老金呢,所以说要出去接广告了吗?
帕尼的思维一时间飞了好远,还是李梦龙叫了声她,这才让帕尼再次回神:“哦,我这就来给oppa处理呢,你也不要一直笑了,会影响消肿的速度呢!”
“那怎么行,我受了这么大的苦,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开心啊,不让我笑的话,这一巴掌岂不是白挨了?”李梦龙任由帕尼在自己脸上擦着各种不知名的药物,但嘴上却依旧倔强。
反正这张脸都是李梦龙自己的,他都不打算要了,那帕尼也没有必要替他担心呢,尽管是她动的手,但现在她不是已经在尽力弥补嘛。
腹黑傻妻:邪尊大人请入瓮 雨慕
只是帕尼真的很好奇手机上的内容呢,按理说李梦龙的笑点还是挺高的啊,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这应该是特别好笑的事情呢,所以能和她分享一下不?
“这种事你也好奇?屎尿屁的东西,你听了会恶心的!”
“你都不恶心呢,凭什么来猜测我?你先说出来嘛,真要是被恶心到,那就算是我黄美英定力不够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哦,就是有个人要表演当众拉屎!”
“然后呢?你就这么开心了?”
“忘了说他还要顺带倒立的!”
帕尼给李梦龙敷脸的动作都停滞了呢,主要是在脑海中想象着这画面出现的可能性,不过怎么想都感觉不太可能啊,这是在克服地球重力啊,违反常理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怎么就知道这不是人家的特异功能呢!”李梦龙推了推帕尼的脑袋:“你可千万不要嫉妒啊,更不要去学,这需要天赋异禀的,你没有这天赋呢!”
盛世骗宠,囧妻不上道
“你怎么知道我……”帕尼下意识的就想要反驳,不过似乎这种事没有什么争论的必要呢,毕竟她真的没有想要试一试啊。
这下帕尼也顾不上李梦龙的脸了,直接抢过手机从头浏览了起来,越看越是感觉荒唐呢,这帮人当着李梦龙的面集体口嗨也就罢了,换做是一般公司多半内部通报处理下,确立下领导的权威什么的。
不过放在李梦龙这里,他硬生生的给玩出了新的花样啊,为了和这帮员工赌一口气,李梦龙也算是豁出去了,毕竟这巴掌印到现在还留在脸上呢。
帕尼也不好说李梦龙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不过确实让人看着很是开心就是了,而且极容易拉近大家彼此的距离感呢,至少这一刻大家都没有把李梦龙当作上司的。
“你真的会让那位……”帕尼这话只说了一半,因为说全了会让她有些恶心呢,她觉得李梦龙应该就是开个玩笑吧。
“玩笑?我这巴掌都被你扇了,现在和我说是玩笑?”李梦龙很是认真的看着帕尼:“今天这屎他想拉出来那自然最好,否则我一定把他的屎给打出来!”
帕尼真的是替那位感觉到悲哀啊,遇到这种较真而且放得下身段的老板,也不好说是不是对方的幸福,不过总之至少在这件事上,绝对是所有人的不幸呢。
随着这边闹了一会,天色已经开始放亮了,一群夜猫子觉得这么隔着手机聊天还是不够直接,尤其是在那位潜水的情况下,既然如此要不要面聊啊?
李梦龙对于这帮功臣还是足够看重的,大家如此辛苦不说,又高风亮节的献出了加班费、一个月工资什么的,这种小事要是再不满足下大伙,李梦龙都觉得自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呢。
于是乎直接公司一楼炸鸡店走起,这个时间估计店里也没有顾客的,正好方便他们继续聊天,当然相应的炸鸡费用李梦龙也全包了,随随便便一个人的加班费估计就够了吧。
眼看着李梦龙这就要准备离开了呢,帕尼真的很想提醒下他,他现在不太适合出去见人的,毕竟有碍观瞻呢。
“这算什么?再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这是我荣誉的证明!”李梦龙很是自信的说道:“再说还能比那倒立的人更丢人吗?”
帕尼歪着头想了想,如果非要这么比较的话,那她也无话可说呢,作为这件事被动的参与者,帕尼觉得自己也应该过去看看,万一能看到点挑战极限的画面,那似乎就更加圆满了呢。
落画成商
帕尼真的不是为了单纯的看热闹啊,她一来要作为护士继续照顾李梦龙的脸颊,二来她也想看看人体的极限在哪,这种挑战精神很值得敬佩的。
看到帕尼那猴急的模样,李梦龙也就不揭穿她了,反正那么多人都过去了,也不差帕尼这一个呢:“想走就快点啊,我可不会等你化妆的!”
“哎呀,不要这样嘛,那么多人都在呢,我打扮的漂亮些,不还是给你争面子嘛!”
外科大夫 三品酱油
“用不着,我李梦龙的面子可不是靠你们挣来的,这都是我自己一巴掌一巴掌打出来的!”
尽管这么说,但最终还是给了帕尼一些时间,帕尼也很是了解他,所以仅仅是画了个淡妆而已,不过配着那天生丽质,倒也不差什么,除了脸略微肿了些。
不滅 戰神
“我这是被扇的,你这又是因为什么?”
“你说呢!”帕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她这一晚就没怎么休息的好不好,被吓惨了不说,又哭了好几次,这脸上的状态能好了那才见鬼!
李梦龙摊了摊手,尽管他自认为在这件事上没有多大的责任,但不要试图和女人争辩嘛,否则吃亏的永远都是他自己,这一点李梦龙很有经验的。
两人坐在车上后,帕尼才问起那个群里的经过,在得知这帮人是为了她们才临时熬夜加班后,一时间还有那么些于心不忍呢。
这帮人牺牲休息时间受苦受累的不说,关键是还被李梦龙各种套路,尽管李梦龙也付出了不少,但这么比较下来似乎也没什么嘛,这一巴掌能值那么多钱?
有心劝说李梦龙放弃这赌注,但帕尼也知道不太可能,毕竟李梦龙现在的状态很是亢奋的,至少不是她一个人可以拦住的呢,要是整个团队都在还可以尝试一番。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迂回出击了呢,李梦龙这边不断收着各种赌注,而帕尼的想法则是她私下里把这些给补回去,不就是加班费和工资嘛,她应该给得起吧?
再不济还可以联合其余的姐妹们嘛,在这种事上大家都还是比较开明的,只是金钱方面可以弥补,但那位倒立的就有些难办了,至少帕尼是真的想不出任何补救的办法呢。
長生 大帝
在她看来那位已经可以宣布社会性死亡了,选择遵守的话那结果不用说,不过违背的话也不是那么好受的,至少要让周围的人狠狠的鄙视一段时间。
一路想着这些,很快就来到了公司这里:“你是不是开错地方了?怎么可能这么快,这刚十几分钟唉!”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一路上有车吗?赶紧下去,我还真有点饿了!”
“哦!”帕尼答应了一声,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扯了扯李梦龙的衣袖:“那个,大家都是同事呢,一会对方真的要是不愿意,你不要逼人家好不好?”